tvb.com

 
 
   
tvb.com
 

談中國古代時的反賊與現代的西方民主鬥士(下)

,而大智牛只是我父親的花名,而梁沛行就想像力豐富的判我需要接受他的治療前後三個月。真系荒天下之大謬。東方民主,中國人社會的精神科醫生,將容不下樑沛行醫生之流,他實在枉為人醫,他的想像力太豐富了,梁沛恒醫生這可能前可能後的病歷報告卻得到法援署署長的信任,取消我的法援律師申請,這實在是法援署署長的大錯特錯。令小市民得不到法律的保障、使法律援助形同虛設,給返西方民主打了一記耳光,因為宋岡恥笑你們,由你們這樣這等民主制度看。就可見你們西方民主的大軍,怎可能取得中國人的荊州呢。因為宋江立志要做西方民主的反賊 向中共借取荊州,領導群雄,造的民主女神想淋息星星之火呀?,宋江山大有柴呀,民主巫婆。
習近平主席啊,宋江認為我以上遇到的西方民主的辦事方式,都應該系國人社會放棄、更替,依照中國古代古有文化作參考,東方理念信仰作指導,中國人必然有能力,有創意將東方民主開創出來。代表西方民主的法官及精神科醫生只是中國人中的降將、爪牙,宋江卻是東方民主的大王,將來要設法,審視她們的社會角色,及社會價值,貢獻過失等,以便決定他們晚年應享的福德。
本人並並且認為,西方人傳入世界各地的五天工作周以及每個星期只做五日半的星期(禮拜)制度並不值得在中國存在,應該立即癈除,因為這些只是基督教的天父要求教眾強守的星期(禮拜)日往教堂的所謂安息日,在此之前的中國人社會更加勤勞,因為民眾只有初一十五才往趁虛一次,基本上是十四天工作周的社會習慣,這等慣例比現代的五天工作周更為可取,更能迎合廿一世紀的各種挑戰!
另一方面我是香港社會少數吃了大虧的低下層的一群的一個人。 我人生的頭30年生活在高家用錢給付的生活中,我給付了5- 60萬的家用錢給父母供樓,供只屬於他們的私人樓。後20年在開工不足中度過。今後若然香港的法庭不把父母的私人樓的部分業權判給我,就對唔住我,本地的法律就沒有再到存在的價值,這30年來香港的律師制度對唔住我, 香港的法律緩助對唔住我、幫唔到我應該幫助既大忙。我要求習近平主席做大事,廢除香港不設實際、不合時宜的法律, 重頭制定新法律。

發表於 Posted on: 2019-11-01 18:34

ilonhillma
帖數 Posts: 82
回頂端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