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vb.com

 
 
tvb.com
 

二次創作:洪武三十二~第43集

【 “世外桃源,腹大便便的永陽與笑風隱世埋名過生活,以賣竹笛維持生計”笑風從市集回來:「我回來了。」永陽:「笑風,你今日有口福了,我剛才在溪邊捉了1條大魚。」笑風:「叫妳懷著身孕就不要去溪邊捉魚,萬一踏錯腳,跌到水裡怎麼辦?」永陽:「知道了,我會小心的了。對了,剛才叫你出墟市買的東西,你買到了沒有?」笑風強顏點頭:「嗯。」“一臉愁容的笑風扶助永陽進木屋”

“木屋”永陽收拾笑風買回來的東西:「有這麼多布,我就可以幫孩子做多幾件衣裳。對了,你在墟市寄賣的竹笛生意如何?」笑風:「哦!也挺好,店主三叔叫我,不妨多做一些拿去寄賣。」永陽:「你今日在墟市,沒聽聞什麼奇聞妙事嗎?」笑風:「沒什麼。」永陽:「沒理由,平時雞毛蒜皮的事,你都會回來跟我說1個不停,怎麼今日卻一聲不響?」笑風:「不是呀。」永陽:「我和你日夜相對,你有什麼心事怎麼瞞得過我?快說出來吧,究竟發生什麼事?你再不說,我和孩子都不理睬你。」笑風:「剛才我在墟市聽到1個消息,燕軍一路南下,勢如破竹,如今經已集結在長江邊,隨時渡江,直取京師。」永陽:「想不到皇四哥這麼快打到京師。」笑風:「皇上當日網開一面饒我不死,如今他身陷水深火熱之中,我就只能夠隔岸觀火。」永陽:「如果笑風你想為皇上做點什麼,我一定會支持你。」笑風:「我想去一趟京師,萬一燕王大軍,真的攻陷京師的話,他一定不會放過皇上的,但是妳現在就快臨盆,我擔心我不在妳身邊……」永陽搖頭:「放心吧,我自己會照顧自己的,但是,你一定要答應孩子,他出世的時候,一定要第1眼就見到他阿爹。」笑風點頭:「一定。」

發表於 Posted on: 2017-05-18 11:58

lindachung620
帖數 Posts: 1828
回頂端 / Top
“長江邊,燕王軍營”燕王:「我軍當中大多是北方人,不熟水性,若然強行渡江,與對方水師打起水戰,恐怕對我軍大大不利。」道衍:「當年曹操赤壁之戰大敗,實屬前車可鑑。」朱能:「可惜張玉東昌一役戰死,否則的話,以他的經驗可能會有辦法。」燕王:「本王自靖難起兵,3年以來,經歷大小戰役,一直有進無退,就算滔滔江水,亦難以阻撓我軍向京師進發。」凌軒喜悅趕來:「王爺,真是天助燕軍。」燕王:「什麼事?」凌軒:「朝廷總掌長江水師都督檢事陳瑄,率領一眾水師,向我軍投降。」“燕王與道衍大喜”朱能擔憂:「他們會不會假意詐降?」燕王:「想必是凌軒暗中向陳瑄威迫利誘,曉以大義,最終令他決定棄暗投明。」凌軒:「只要是深明大義的人,都知道朝廷乃是強弩之末,與其要作出無謂的犧牲,不如改投明君。」道衍:「王爺,這個真是天大的喜訊,機不可失。」

“燕軍得到降將陳瑄協助,順利渡江,令燕軍輕易大舉攻入金陵。建文四年,即公元1402年6月,除皇宮外,整個金陵,終於落入燕王控制範圍之內”

“金陵的城牆上”燕王:「自起兵以來,本王已有4年未曾踏足京師,想不到舊地重臨,卻已物事人非。」凌軒:「世道交替,物換星移,乃是天理,王爺得以大業得成,應該高興才是。」燕王:「這4年來,本王一直由北平打到來京師,沿途不少將領士兵不戰而降,足見當年先皇傳位,給朱允炆這個全無雄才偉略之人,根本就是1個錯誤的決定,從今以後,本王定必勵精圖治,令到大明國勢更加強盛,黎民百姓生活更加富足。」凌軒:「王爺有此鴻圖大志,乃是天下萬民之福。」朱能到來:「參見王爺,王妃等人已被安全帶到,卑職派人安頓她們,但……」允妍激動得跑來跪下:「四皇叔,允妍自知皇兄大勢已去。」允妍扯著燕王衣袖:「允妍求四皇叔放皇兄1條生路。」燕王:「倘若允炆肯投降的話,四皇叔絕不會監殺無辜,但允炆脾性,妳該很清楚的,他定會頑抗到底。」允妍:「但至少給允妍見皇兄一面,或許我能夠勤服他投降呢?」允妍不停叩頭:「我求求你……」凌軒:「允妍,妳別這樣吧。」允妍大力叩頭:「四皇叔,求你網開一面,放過皇兄,四皇叔……」凌軒緊張:「妳別這樣吧,妳頭額流血了。王爺……」燕王:「好了好了,別再叩,四皇叔答應讓妳見允炆一面,希望妳能說服他,四皇叔也不想趕盡殺絕。」允妍起來:「允妍感謝四皇叔。」“允妍急匆匆進宮,目送她背影的凌軒,只能送上祝福”

“同時,皇宮內人心惶惶,眾人爭相逃命”

發表於 Posted on: 2017-05-18 11:59

lindachung620
帖數 Posts: 1828
回頂端 / Top
“御書房”恩慧發現小泉子竊取金銀珠寶:「小泉子,你竟然膽敢趁亂,盜取宮中珠寶?」小泉子囂張:「大難臨頭各自飛,既然要走,當然要多帶幾件金銀珠寶。」恩慧大喊:「本宮命令你立即放下所有物品,否則,休想離開乾清宮半步。」小泉子鄙視:「就憑皇后妳可以阻止我?」“小泉子拔刀指向恩慧”允炆及時趕到站在恩慧前大喝:「住手!」恩慧驚慌:「皇上。」小敏大叫:「來人!救駕!」小泉子洋洋得意:「如今兵荒馬亂,宮中人人自危,那還會有人來救駕?」允炆怒罵:「你這個狗奴才,朕平日對你不薄,你竟然恩將仇報?」小泉子:「你這個亡國之君,無謂再逞威風了,反正燕王經已殺入皇宮,就讓我將你們兩個綁去獻給燕王,立國大功也好。」恩慧:「你別亂來,允妍和燕王在一起,倘若你傷害了皇上,她絕不會放過你。」小泉子嘲諷:「允妍公主?算了吧,若果你皇帝妹心中有你這個皇帝,又怎會寧願留在燕王身邊,也不回到你身旁?」允炆破口大罵:「一派胡言!胡說八道!你竟敢詆毀允妍?」小泉子:「那又如何?受死吧!」“小泉子攻擊允炆恩慧,正當他上前的時候突然倒在地上,之後還發現在他喉嚨上被數枚銅錢刺破了”笑風出現跪下:「傲笑風救駕來遲,令皇上、皇后娘娘受驚,實在罪該萬死。」允炆扶起笑風:「快起來,笑風,何以你會在這裡?」笑風:「這個容後再說,如今情況危急,傲笑風此行,是要護送皇上和皇后娘娘安全離開。」允炆:「朕絕對不會在這個時候離開皇宮,朕經已決定,以身殉國。」恩慧相勸:「皇上,大丈夫能屈能伸,當年越王勾踐忍辱負重……」允炆:「皇后不必多說,朕主意已決。」“允炆忽然暈倒,笑風立即扶緊允妏,發現了花瓣”恩慧驚見:「允妍?」允妍:「傲笑風,你趕快帶皇兄離開皇宮,四皇叔在宮外,隨時揮軍進宮。」恩慧:「皇上和允妍交由傲笑風照顧吧。」允妍睜大雙眼:「皇嫂?」恩慧:「允妍要代皇嫂照料皇上,妳是皇上餘下的唯一親人。」允妍驚愕:「皇嫂說什麼?妳跟我們一起走吧。」笑風:「皇后娘娘?」恩慧:「傲笑風,你快點帶皇上和允妍一起離開。」允妍激動:「不行!」恩慧:「是妳虧欠皇上,妳要留在皇上身邊償還知道嗎?」允妍淚滴:「皇嫂?」“恩慧懇切哀求的眼神望著涕淚縱橫的允妍”笑風:「允妍公主,為了皇上,我們馬上走吧。」允妍點頭:「皇嫂,允妍知道。」“笑風背起允炆捉著允妍離去”恩慧淚別:「皇上。」

發表於 Posted on: 2017-05-18 11:59

lindachung620
帖數 Posts: 1828
回頂端 / Top
“金陵的城牆上”燕王:「何以允妍進宮後,凌軒總是滿臉愁容?你擔心允妍嗎?」凌軒:「凌軒只是擔心,若然允妍說服不了皇上,明日,皇上不肯率領百官歸降的話,橫生枝節……」燕王堅定:「若然他不肯歸降,本王就並無選擇,唯有斬草除根,本王絕對不容許歷史重演,因為一時之仁留下禍根,以至禍及子孫。」未幾,凌軒發現宮中失火:「王爺你看,宮中起火。」

“允炆寢宮”燕王等人趕到:「朱能,情況如何?允妍呢?」朱能:「啟稟王爺,寢室內發現兩具屍體,懷疑是皇上和皇后,朱能已派人尋遍宮中,但始終沒有允妍公主蹤影。」

“允炆寢室,燕王等人發現具焦屍躺在服毒自殺的恩慧身旁”朱能:「王爺,看來皇上是自焚致死,而皇后似乎是自刎殉國。」燕王:「但是朱能你可有留意?此具焦屍手腳全無彎曲,而且身體並無任何掙扎的跡象,若然1個活生生的人被燒死,必定有以上兩種徵狀,很明顯,此具焦屍是死後再被人燒焦的。」凌軒:「凌軒相信此具焦屍是皇上的替死鬼,皇后容貌死後如此完好,很明顯她是想令人們相信,她和皇上是一起殉國的。」燕王:「如此說來,允炆可能帶同允妍和他的餘黨仍然在逃。」朱能:「朱能馬上派人加緊追捕皇上。」燕王:「且慢!朱能,你去追捕齊泰等餘黨得即可,至於允炆和允妍,交給凌軒暗中追捕,本王不想允炆未死的消息傳出去,既然允炆想人們以為他經已死去,本王就成全他。」

發表於 Posted on: 2017-05-18 12:00

lindachung620
帖數 Posts: 1828
回頂端 / Top
“大殿,燕王坐在龍椅上”道衍:「天降大任於斯人也,王爺是否覺得坐上這張龍椅之後,心情特別沉重?」燕王起來:「千萬別看這張龍椅只是1張椅,要安心坐上去,代價絕非簡單。」道衍:「那王爺更加要躬身自省,早日登基,千萬不可辜負大家對王爺的期望。」燕王:「雖然如今所有歸順本王的朝臣,以及以寧王為首的一班皇弟,都三番四次上表勸進,要求本王早日登基,但是只要還未有允炆的消息,本王還是有所猶豫。」道衍:「王爺若然覺得名不正言不順的話,道衍提議,王爺不妨先到孝陵拜祭先帝,讓世人展示,王爺即位,乃是繼承太祖皇帝之遺命。」燕王:「本王早有此意。對了,本王還想追封甕妃娘娘為皇太后。」道衍:「王爺,此事萬萬不可。」燕王:「為什麼?甕妃娘娘乃本王生母。」道衍:「漢人向來講究出身,尤其在帝王之家,特別講究嫡庶之別,王爺要登上帝位,就一定要保持嫡系身分。」燕王:「但是之前,亦有庶出之王登上帝位之先例。」道衍:「所謂各有前因,王爺此次起兵,雖云是“清君側,靖國難”,但是難免有人會心存異見,既然如此,王爺又何必刻意去追封甕妃娘娘,招人話柄呢?道衍認為,王爺有必要修改太祖實錄,將甕妃娘娘之事隱去,另一方面,更加要為太祖皇帝與及馬皇后,更改之前由朱允炆所立之謚號,好讓世人知道,王爺乃是唯一正統。」

“公元1402年,陰曆6月17日,燕王親自參拜孝陵完畢,登上奉天殿即皇帝位,接受群臣朝拜。至於先前被朱允炆削藩,貶為庶民之諸王,皆恢復爵位。燕王即位後,即時革除朱允炆建文年號,將朱允炆在位4年,改稱為洪武三十二年至三十五年,翌年更改為永樂,取其天下永世康樂之意。此外,燕王表明遵守祖制,凡是朱允炆所實行之新政盡皆廢除,改行洪武舊制,為大明揭開新的一頁”

發表於 Posted on: 2017-05-18 12:01

lindachung620
帖數 Posts: 1828
回頂端 / Top
“渡江”笑風與永陽在送別允炆允妍:「皇上、允妍公主,我經已安排好,你們坐著這艘艇出到江心,就會有人來接應你們了。」永陽:「笑風,你還是親自送皇上和允妍出去江心。」允炆:「不必了,永陽公主妳腹大便便,隨時都會臨盆,還是笑風留在妳身邊比較好。」允妍:「是的,孻姑姐,妳比任何人都更需要傲笑風在妳身邊。」笑風頓感船夫有異:「你是誰?超大叔呢?」“眾人驚見”允妍:「凌軒?」笑風:「你怎麼會追到來這裡?」凌軒放出銅錢:「這數枚銅錢在那具,假扮建文帝的焦屍喉嚨上面找到,所以凌軒知道傲兄曾經去過乾清宮,並且救走建文帝及帶走允妍,一路追蹤之下,凌軒去到墟市,發現到1支,由傲兄你親手所做的竹笛,從而得知你們將要出海,於是凌軒提早在此恭候4位。」允炆激動:「那就是朱棣叫你來殺朕的?」凌軒:「王爺如今正式登基,你應該尊稱一聲皇上。」永陽:「凌軒,既然皇四哥經已如願登基,你就放皇上一馬吧?」凌軒:「天無二日,國無二主,是否放人輪不到凌軒作主,凌軒能做到的,只是帶建文帝和允妍回去向皇上交代。」允妍上前:「如果你要交代就只帶我1人回去吧,允妍會親自向四皇叔請罪,你放過皇兄啦。」允炆拽住允妍:「不行!」允妍:「皇兄吖!」笑風:「江凌軒,你要帶皇上和允妍公主走,就過了我這關再說。」凌軒:「看來你我今日一戰,在所難免。」“2人取出武器,笑風準備以鋒劍與凌軒的鐵扇交手”

此時,竟有人駛船過來:「皇上、允妍公主,準備上船。」

允妍愕然:「卡夫?」笑風:「皇上、允妍公主,你們先走。」允炆:「不行!」笑風大喝:「走呀。」凌軒:「走?沒有那麼容易?」“凌軒笑風隨即開戰”永陽:「皇上、允妍,你們快點走吧。」允炆:「朕怎能丟下你們一走了之?」“凌軒笑風激戰連場”

卡夫駛船到了岸邊:「皇上、允妍公主,趕快上船。」

允妍:「皇兄,我們走吧,凌軒絕不會加害他們的。」永陽:「放心吧,凌軒與永陽從小玩到大,不會傷害永陽的,但是皇上你不同,你們快點走吧,走呀,如果皇上你再不走,我們做的所有事就毫無意義了,你快點走吧。」“凌軒笑風各不相讓風起雲湧”允妍拖著允炆:「皇兄,走吧。」允炆:「永陽公主,那你們保重。」

發表於 Posted on: 2017-05-18 12:02

lindachung620
帖數 Posts: 1828
回頂端 / Top
“允炆允妍走到船邊”永陽大喊:「皇上、允妍,保重了。」允炆:「永陽公主,妳也保重。」“允炆先行上船,接著拉著允妍之時,允妍忽然鬆開手”允炆緊張:「允妍,妳幹什麼?」允妍:「允妍從小到大每每出事,皇兄必定為允妍悉心的收拾難攤子,這次好應該輪到允妍報答皇兄了。」允炆:「皇兄不准許妳做傻事。」

“凌軒笑風戰盡全力,翻天覆地”

允妍:「皇兄,走吧,如果你再不走,來不及了。」允炆:「不行!要走一起走。」“允妍迫於無奈再次放出暗器擊昏允炆,卡夫扶著昏倒的允炆”允妍水汪汪:「卡夫,麻煩你替我照顧皇兄。」卡夫:「皇太子答應過允妍公主的事,定會遵守。」允妍錯愕不已:「丹爾?」

〔 “允妍回想起與丹爾過的那一晚”
『 “丹爾要脅允妍洞房,允妍激動得發難離去”丹爾:「妳儘管走,燕王勢如破竹,妳走出這個房間,妳皇兄必死無疑。」“允妍停下腳步”丹爾:「只要妳肯陪伴本太子過一夜,本太子承諾必定保妳皇兄周全。」“允妍不得不回首……” 』 〕

“凌軒放出暗器阻止允炆等人離開,允妍竟然擋在前,凌軒追上暗器抱走允妍,2人摟抱著掉在水裡翻滾”

“翻滾過後”凌軒緊張:「允妍,妳沒事吧?」允妍搖頭:「對不起。」凌軒:「妳沒事就好了。」

發表於 Posted on: 2017-05-18 12:02

lindachung620
帖數 Posts: 1828
回頂端 / Top
永陽摸着肚子大叫:「啞……好痛吖……」“3人立刻上前”笑風扶著永陽:「永陽,妳怎麼樣?」允妍:「孻姑姐,妳是不是在作動?」永陽:「是……,我想孩子要出世了。」凌軒:「吓?」永陽捉着凌軒:「凌軒,求求你放過皇上吧,哎吔……」允妍:「孻姑姐……。凌軒,我們找個地方讓孻姑姐臨盆吧,吓?」

“山洞,永陽成功誕下嬰兒”笑風與永陽抱著嬰孩:「孩子,你娘親生得你這麼辛苦,你長大之後,一定要長進做人。」永陽:「凌軒,謝謝你這次肯留下幫忙,否則的話我們真的不知如何是好?」凌軒:「你們1家3口也不知道是否串通好,嬰兒竟然會在這個時候出世?好讓建文帝可以逃之夭夭。」笑風:「江兄肯放皇上走,足以證明,江兄絕對是1個有情有義之人,是嗎?允妍公主。」允妍:「對不起,凌軒,允妍知道你很為難,但是我真的不想皇兄有事。」永陽:「若然你覺得難以回去向皇四哥交代,不如你乾脆和允妍跟我們一起隱居?」凌軒:「皇上對凌軒恩重如山,就算皇上要怪罪凌軒,凌軒亦絕無怨言。」允妍:「想四皇叔不怪罪凌軒,也不是沒辦法,但……」笑風:「江兄有情有義,我們怎能讓江兄1人承擔呢?」永陽:「笑風說得沒錯,永陽相信你們會照顧好他。」允妍:「那允妍就帶同他,一起跟凌軒回去向四皇叔請罪。」

“皇宮,御書房,凌軒帶著允妍與及笑風永陽的初生孩兒回來,儀華抱著嬰孩與楚楚一起玩樂”燕王:「允妍終於回來了?料不到得妳1人,妳也願意乖乖的回宮?」允妍跪下:「允妍向四皇叔請罪。」楚楚:「皇上,你看看,這孩子多逗趣?」儀華:「皇上,妳看看,他真的和永陽像1個模子印出來的?」燕王:「孩子剛剛出世就無父無母。」燕王望著凌軒:「不知是他不幸還是他爹娘不幸呢?」“凌軒跪下向燕王請罪”允妍:「一切不關凌軒事,是允妍主意。」凌軒:「不!是凌軒辦事不力,讓永陽公主他們夫婦倆墮崖身亡,求皇上降罪。」允妍:「四皇叔不要吖!是……」燕王:「是什麼?依凌軒所言,他爹娘是為了,阻他捉拿允炆而雙雙墮崖。允妍又說,是妳冒死阻擋凌軒追截允炆,凌軒又何罪之有?」凌軒:「但是凌軒讓建文帝逃脫,實在罪該萬死。」允妍:「皇兄如今對四皇叔全無威脅,得饒人處且饒人,四皇叔又何必要置無辜的人非死不可呢?」“嬰兒突然哭起來”儀華:「唉!在孩子面前老是提個死字怎麼好聽呢?」楚楚:「是吖,你看嚇着孩子了。」燕王:「讓朕看看。」“燕王抱起嬰兒,嬰兒收了哭聲,還笑了起來”

發表於 Posted on: 2017-05-18 12:04

lindachung620
帖數 Posts: 1828
回頂端 / Top
燕王喜悅:「朕還記得,永陽孩提的時候經常哭鬧。」“允妍見到燕王慈父樣子,不禁偷笑”燕王:「允妍,還有妳。」允妍噘嘴:「什麼?」燕王:「整個皇宮最愛哭鬧的就是妳們2人,所以才有名為皇宮雙煞,但是只要朕一抱上手,妳們就立刻不哭,所以妳們倆自小和朕是最親近的。」楚楚:「看來永陽公主母子和皇上特別有緣。」燕王:「允妍、凌軒,你們倆起來吧。」凌軒:「謝皇上。」允妍:「謝四皇叔。」燕王:「允妍,妳快回寢宮休息,這段時間,妳吃了不少苦,妳額頭還痛嗎?」允妍感動搖頭:「不痛了。」燕王:「你們倆暫且退下。」凌軒:「是,皇上。」允妍:「是,四皇叔,允妍告退。」“凌軒允妍離去”儀華:「皇上,既然永陽誓死保護允炆,你就念在這份兄妹之情,放過允炆吧。」楚楚:「是吖,允妍話得對,得饒人處且饒人,你剛才也有看見允妍離開時的愁容,你也想她可快快樂樂做公主的是嗎?」燕王:「妳們不需要每人1句,你以為允妍和凌軒真的騙得了朕嗎?永陽和傲笑風根本就未死。」儀華:「既然永陽大難不死的話,她又怎捨得將孩子交給允妍和凌軒帶回來?」燕王:「以凌軒和永陽的交情,根本就不會捨得將永陽打下山崖,況且永陽剛剛成為母親,還有,你們沒留意到,剛才朕抱起孩子的時候,允妍不期然偷笑嗎?一定是允妍知道凌軒放走允炆,無法回來向朕覆命,所以懇求永陽,將他們親生孩子交給凌軒帶回來給朕,希望朕可以開恩,允妍此舉的確厲害,不但令朕想起兄妹之情,更加令朕憶起叔侄之情,永陽和允炆是同年的,與允妍亦相差無幾,朕曾經亦親手抱過允炆,大家始終都是姓朱,允炆的事,朕不再追究。」儀華:「皇上仁德兼備,確實是萬民之福。」“燕王無意中留意到眼紅紅的楚楚不發一言”

“在外偷聽的允妍感動落淚”凌軒:「允妍,妳沒事吧?」允妍搖頭:「沒事。」凌軒:「我陪妳回寢宮。」允妍:「不用了,我想1個人在皇宮裡閒逛,我很久沒有回來了,這裡有許多喜、怒、哀、樂的回憶,你讓我1人懷念一下吧,我沒事,你也很疲累了,你早些休息吧。」

“允妍寢宮”小昭等人跪禮:「奴婢參見允妍公主。」允妍喜極而泣:「通通替本宮起來。」允妍扶起小昭:「小昭,本宮很掛念妳,還有小青妳們嘛。」小昭:「小昭許久沒有侍候允妍公主了,不如讓小昭替允妍公主淋浴更衣。」小青:「小青來替允妍公主燒水。」小昭:「小昭去準備花瓣……」

發表於 Posted on: 2017-05-18 12:05

lindachung620
帖數 Posts: 1828
回頂端 / Top
“山林”燕王單人匹馬:「朕終於等到你現身。」嚴進:「朱棣,你明知嚴某我一直虎視眈眈,你竟然隻身在此等候,你真的不怕死?」燕王:「朕身於戰亂之中,從小就在刀光劍影之下長大,經歷大小戰役,陷於生死邊緣,不計其數,但是從來就不曾怕死。」嚴進:「今日你隻身犯險,到底有何所圖?」燕王:「朕今日是和你了結一段私人恩怨。」嚴進:「你是說千三娘被嚴某所殺之事?」燕王:「千三為朕而死,朕一定要替千三取回公道,所以朕今日決定和你單打獨鬥。一來,敬重嚴進你是1條好漢。二來,朕要和你說條件。」嚴進:「說什麼條件?」燕王:「若然朕僥倖獲勝,朕要你說出千三屍骸所在。」嚴進:「朱棣果然是1個多情種子,為得到千三娘的骸骨,竟然將剛剛搶回來的大明江山,作為賭注,值得嗎?」燕王:「絕對值得,況且朕從來也沒想過會敗於你手。」“嚴進先行出招,燕王綽綽有餘避開,隨即激戰起來”最後,嚴進技不如人,受了重創,倒在地上吐血:「朱棣,我和你有言在先,既然今日敗在你手上,我絕不食言,千三娘的骸骨,就藏於靈谷寺內。」燕王:「好!先皇選中你做指揮使,果然是慧眼識英雄,朕亦很欣賞你的能力,和對大明的忠心,若然你肯歸順於朕,大可以繼續統領錦衣衛,替大明效力。」嚴進站起來:「嚴某對先皇和皇上絕無異心,大丈夫不事二主。」“嚴進自刎氣絕身亡”

“皇陵,燕王替千三安設靈位”楚楚悼念:「真是想不到,楚楚竟然還有機會和姐姐相見。」燕王:「朕真的很對不起千三,朕當日許下承諾,只要朕成為主子,就會讓千三過好日子。唉!可惜千三無福消受,如今朕就只希望千三可以長留宮中,陪伴在朕身邊,稍後再擇黃道吉日,追封千三皇妃的身分。」楚楚:「皇上以身作餌,引嚴進出來,更加用自己性命去換取姐姐的屍骨,這份深恩厚義,楚楚實在無以為報。」燕王:「到這個時候,妳還跟朕說這種話?妳肯留在朕身邊,經已是朕最大的福氣。楚楚,朕見妳這幾天一直眉頭深鎖,是否還有什麼心事?」楚楚害羞:「楚楚恐怕經已懷有身孕。」燕王大喜:「楚楚有了身孕?這可是天大的喜訊,應該高興才對。」楚楚搖頭:「皇上你忘記了,姐姐經已無法再懷孕,楚楚擔心會令她不高興。」燕王:「朕還以為妳擔心什麼,妳放心吧,儀華早已沒事了,妳沒看見嗎?她最近日日弄兒為樂,簡直將永陽的孩子視如己出,幾乎連朕都拋諸腦後。」楚楚喜悅點頭伏在燕王懷中:「那就好了。」

發表於 Posted on: 2017-05-18 12:05

lindachung620
帖數 Posts: 1828
回頂端 / Top
“天下大定,內外皆穩,燕王正式冊封徐儀華為皇后,沈楚楚為皇貴妃,同時更追封沈千三為貴妃”

“大殿”凌軒:「皇上,允妍郡主帶到。」允妍:「允妍參見皇上,向諸位皇叔請安。」燕王:「趁今日諸王和朝中大臣都在這,朕請在座各位見證,朕決定收允妍為女兒,晉封為北平公主。」允妍感動:「四皇叔?」儀華:「妳還叫四皇叔?妳是否應該改口叫父皇?」允妍跪下:「謝父皇恩典。」

“燕王誅殺建文遺臣,為平民憤,故此重新封王授地;大將張玉戰死東昌,追封為榮國公。大將朱能,封為成國公”

“大殿”燕王:「朕此次之可以能夠靖難成功,道衍大師實在是居功至偉,朕向來用人唯才,未知大師是否願意蓄髮還俗?為朝廷效力?」道衍:「回皇上,道衍向來淡薄名利,之前一心輔助皇上成就大業,只為替天下覓得明君,亦是為故人完成心願,如今皇上既已登上帝位,正是道衍功成身退之時。」燕王:「作為明君,首要賞罰分明,如今大師不肯接受封賞,豈不等同陷朕於不義?」道衍:「若然皇上定要賞賜道衍,懇請皇上恩准道衍,終身為故友守陵頌經,以賞罪孽,於願足矣!」燕王:「難得大師如此善心,朕就封大師為僧祿司左善世僧官,並於孝陵外修建寺廟,以便大師守陵。」道衍:「謝主隆恩。」燕王:「還有1個人,朕要重重賞賜,江凌軒上前。靖難之役,江凌軒立下奇功,助朕扭轉劣勢。凌軒,如今你有何心願?儘管對朕說,朕一定會替你完成。」凌軒:「謝主隆恩,當日皇上曾經向臣許下承諾,如今臣只求得以兌現。」

“允妍寢室”允妍夢話:「不要吖……」小昭趕到來:「允妍公主,妳又再被噩夢驚醒?」允妍不斷喘氣:「沒事……」小昭:「不!妳近來經常神不守舍,又經常做噩夢,不如傳太醫看看吧?」允妍停止喘息:「千萬不要吖!本宮不希望驚動任何人。」小昭:「那請凌軒總管來看看妳。」允妍緊張:「更加不要吖!本宮不想他……,其實本宮做的也全非是噩夢。」小昭:「但妳這個樣子?」允妍左思右想:「可能是皇兄走的時候……,又或許回到來皇宮有點不習慣吧,過多兩日該沒事的。」小昭:「那好吧,小昭留下來陪伴允妍公主,等妳睡著才走。」允妍點頭:「嗯。」“小昭扶助允妍躺下,坐在她身邊替她抹汗,使她安睡”

“半年後……” 】

發表於 Posted on: 2017-05-18 12:06

lindachung620
帖數 Posts: 1828
回頂端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