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vb.com

 
 
tvb.com
 

二次創作:洪武三十二~第42集

【 “燕王府,允妍被帶回來”燕王:「妳本領是本王所教授,妳想什麼本王也很清楚,難道妳以為用妳1人,就可以換其他人離去嗎?」允妍:「允妍在四皇叔面前,從來都不敢妄想,允妍只是想跟四皇叔說幾句話,“煮豆燃豆萁,豆在釜中泣,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燕王:「本是同根生?那允妍何以要為鞏固允炆兵力來對抗本王,而下嫁吐蕃皇太子?」允妍:「若四皇叔跟皇兄情勢調轉,允妍也會這樣做,允妍不知四皇叔與皇兄之間,到底誰是誰非?允妍也不想去分辨,誰人才是真命天子?但四皇叔不是很清楚,在允妍心中,你和皇兄都是允妍最親的人嗎?你們倆任何1個有事,允妍也不能袖手旁觀。」燕王:「妳言下,是否要四皇叔讓妳回宮,下嫁丹爾皇太子?」允妍與凌軒互望:「允妍早非黃花女,我不嫁丹爾,還可以嫁給誰人?」燕王震驚:「什麼?」凌軒痛心:「允妍?」燕王:「你竟然為了皇上……」允妍:「他是我皇兄,要我坐視不理,我幹不到,即使要犧牲允妍性命,允妍亦都在所不惜。」允妍跪下扯著燕王衫袖:「四皇叔,允妍求你,求求你放過皇兄,念在當日……當日允妍沒有向皇兄說出四皇叔詐癲扮傻之事,始終皇兄都曾念在叔侄之情,而放過四皇叔1條生路。四皇叔看在大家都是姓朱,身上都是流有皇祖父的血,你放過他吧,我們畢竟都是一家人。」允妍聲淚俱下:「四皇叔……」“燕王扔開允妍拂袖而去,凌軒心痛望著坐在地上痛哭失聲的允妍”允妍聲嘶力竭:「嗚……」

“荒廢破廟,忠良等人在等候多時仍未見笑風”永陽焦急:「忠良,你不是說話傲笑風和你約定,在這間破廟裡會合,你真的沒弄錯地方?」忠良:「這裡附近只有這間破廟,應該不會弄錯。」永陽:「等下去也不是辦法,不如我們出去找一找。」忠良:「好。」

“永陽等人欲往外尋找笑風下落時,卻發現他昏倒在破廟門外”忠良:「是指揮使大人。」永陽擔心不已:「傲笑風……」

發表於 Posted on: 2017-05-17 15:56

lindachung620
帖數 Posts: 1869
回頂端 / Top
“笑風被抬進內休息,經過永陽一番悉心照料,終甦醒過來”永陽喜悅:「傲笑風,你醒來啦?你醒來就好了,我……我們真的非常擔心你。」笑風虛弱:「何以我會在這裡?」永陽:「我們在這裡等了很久,都沒見到你,正打算出去找你,誰知道就見到你暈倒在外面。」笑風:「允妍公主呢?」永陽:「允妍為了幫我們逃跑,決定留在北平。」笑風咳嗽:「咳……」忠良:「指揮使大人,你受了這麼重傷,都可以支持來到這裡,真是佩服。」笑風:「是你們幫我療傷?」甜兒:「我們沒有。」永陽:「一定是凌軒,偷偷暗中跟著你,後來見你傷重昏迷,於是幫你療傷,然後再偷偷地將你送來破廟。」嚴進:「既然傲笑風醒來,我們也要盡快上路,免得辜負允妍公主協助我們逃亡的犧牲,和傲笑風用性命救出我們的心血。」

“山林,嚴進護送眾人回京的路途上,忠良等人利用擔架抬著笑風”嚴進:「大家就在此休息吧。」永陽蹲在笑風身邊:「甜兒,立刻拿水給傲指揮使。」甜兒:「是,永陽公主。」永陽對笑風關懷備至:「傲笑風,你傷勢如何?」笑風虛弱:「永陽公主,費心了,我的傷勢好了好多。」景隆妒忌不已:「我真搞不懂,永陽公主那用對這個奸細這麼好?」永陽:「沒錯,傲笑風確實是,皇四哥安插在皇上身邊的奸細,但是他這次為了救我們,不僅背叛皇四哥,還幾乎因而喪命,本宮感恩圖報,也是應該的。」永陽站起來:「本宮有一事想請大家幫忙,有關傲笑風的事,回到京師本宮希望大家守口如瓶。」忠良等人點頭:「嗯。」嚴進:「永陽公主,妳大可放心,逆賊朱棣,私自將公主和都督大人禁錮,雖然允妍公主還留在北平,但幸虧傲指揮使忠奸義膽,以死相救,這件事,大家都有目共睹。」忠良:「沒錯,若非指揮使大人挺身相救,我們可能早已命喪北平,你們說是不是?」錦衣衛等人:「是吖,事實就是如此。」笑風:「大家對傲笑風的恩情,傲笑風沒齒難忘。」甜兒:「傲指揮使大人,你千萬別這樣說,應該是我們感激你,捨身相救。」“景隆暗感不服”嚴進:「時候也差不多了,我們過了前面那座山頭,就進入朝廷的勢力範圍,只要找到馬車,沿著官路,就可以直達京師。永陽公主,小人就在此告辭。」永陽愕然:「嚴大人,你不是跟我們一起回京師的嗎?」嚴進:「小人還有要事要做,我要去我應該去的地方,要做我應該做的事,所謂無官一身輕,我再不是什麼大人。傲笑風,後會有期。」笑風:「後會有期。」

發表於 Posted on: 2017-05-17 15:57

lindachung620
帖數 Posts: 1869
回頂端 / Top
“北平,燕王府,允妍房間”高娃:「允妍公主,對不起,高娃先前不知道妳……才……」允妍:「算了吧,過去的事別再提。」高娃:「妳是不是為先前的事,才刻意對凌軒如斯的絕情?」允妍:「不管如何,事情不發生都發生了,不管當日本宮是不是心甘情願?本宮都很清楚,日後只有1條路可以走下來,除了丹爾,本宮根本佩不上再與其他人有任何情緣。」高娃:「高娃相信凌軒絕不會介意的。」允妍:「本宮與凌軒從來沒開始過,又何來有將來呢?兩個人勉強在一起,結果得到的不是幸福,只是遺憾。」允妍捉著高娃的手:「妳跟我不一樣,妳背景沒有我這般的復雜,你倆在一起,毋須計算、毋須猜到,你們有的是,我與他之間永遠都不會存在的互相信任,有許多事情,本宮明白我是不該怪他,甚至怨他,但本宮始終做不到體諒他,與其和他在一起,是條死路,倒不如本宮選擇認命,至少及早離場,可以令對方早日脫離傷害。」高娃淚汪汪牽著水汪汪的允妍:「允妍公主,1條路未走到盡頭,1日都總會有轉機。」

發表於 Posted on: 2017-05-17 15:58

lindachung620
帖數 Posts: 1869
回頂端 / Top
“花園,允妍獨自在賞花”燕王到來:「允妍。」允妍:「允妍參見四皇叔。」燕王:「出來走走,人都會舒服一些。」允妍:「允妍先行告退。」燕王:「本王命人放了永陽等人回京,他們該差不多回到宮中,妳還在責怪四皇叔嗎?」允妍:「我不知,我只知,我疲累,我辛苦,我……」燕王:「既然回不到頭的事別再想,即使不能當沒發生過,也可積極找回屬於自己的生活。」允妍:「我還有自己的生活嗎?」燕王:「人生難免有挫折,妳連假公主等事都可以一一熬過來,這個世間上還有什麼能難倒我們的允妍公主?」允妍:「或許允妍並非你們心中所想的如斯堅強,當時允妍同時擁有四皇叔和皇兄,還有……」允妍水汪汪:「可惜今時今日,允妍只得自己1個。」燕王:「妳又怎會只得自己1個呢?四皇叔知道,在允妍心中所向,始終只有皇上,但不管日後發生任何事,妳絕不會失去四皇叔,四皇叔永遠會當妳是自己親生女兒般的看待。」允妍感動落淚:「四皇叔。」燕王抹乾允妍淚水:「有的事情,四皇叔必須要去做,皇上亦是。」允妍:「允妍明白,有的事情,可能真是不可並存的,但允妍只想身邊的人,個個都可以平平安安。」燕王:「四皇叔明白,四皇叔現在只想見到個快快樂樂的允妍,四皇叔真的很記掛以前那個,雖然刁蠻任性經常闖禍,不過笑口常開,開朗豁達的允妍公主。」允妍伏在燕王懷中:「四皇叔,我也很想笑臉迎人,但我很掛念皇兄。」燕王:「四皇叔知道,只要妳快快樂樂笑口常開,四皇叔准許妳隨時寫家書回京。」允妍哭出來:「四皇叔,感謝你。四皇叔,嗚……」

發表於 Posted on: 2017-05-17 15:58

lindachung620
帖數 Posts: 1869
回頂端 / Top
“皇宮,大殿,笑風成功將永陽夫婦救離險境,進宮求見允炆”景隆跪下:「臣不才,未能完成皇上旨意,更被逆賊俘虜,連累公主亦被軟禁,實在無面目見皇上,求皇上降罪。」笑風虛弱:「稟皇上,朱棣於沙場征戰多年,驍勇善戰,而且為人狡猾,就連經驗豐富的長興侯耿將軍,亦敗於他手上,相比之下,都督大人此次戰敗,實在情有可原。」孝懦:「傲指揮使言之有理,逆賊朱棣詭計多端,李都督此次失利,實乃非戰之罪。」子澄:「望皇上開恩,好讓李都督痛定思痛,有機會再為朝廷效力。」齊泰:「如今兵凶戰危,正是用人之時,與其想辦法懲處李都督,倒不如給他1個戴罪立功的機會,更為恰當,皇上。」允炆:「既然傲指揮使,和3位大人都替你求情,這次李都督戰敗被擒之事,朕就不予追究,起來吧。」景隆起來:「謝主隆恩。」允炆:「傲指揮使,這次你冒死救出永陽公主,立下大功,朕定要好好獎賞你。」笑風:「卑職只是做份內之事,但求永陽公主和都督大人平安脫險,卑職於願足矣!卑職別無他求,只求皇上恩准卑職,返回府邸好好養傷。」允炆欣賞:「不恃功生驕,傲指揮使果然與眾不同。」允炆:「小泉子,傳朕口諭,命人馬上備轎子,送傲指揮使回府休養,還有,命太醫好好為傲指揮使治理身子。」小泉子:「是,皇上。」笑風:「謝皇上。」

發表於 Posted on: 2017-05-17 15:58

lindachung620
帖數 Posts: 1869
回頂端 / Top
“都督府,永陽房間”甜兒侍奉:「永陽公主,妳氣色似乎不太好,要不要找個太醫幫妳打打脈?」永陽愁眉不展:「不必了,可能是連日來由北平趕回京師,過於操勞而已,休息幾日,應該沒事了。」“景隆借酒澆愁回來”甜兒驚愕:「都督大人。」景隆怒罵:「皺什麼眉?難道連妳這個奴婢,也不將本都督放在眼裡?吓?」永陽站在甜兒前:「甜兒,妳先行退下。」甜兒:「是,永陽公主。」“甜兒離去”永陽取走景隆酒壼:「你為何喝得這麼醉?」景隆:「這次蒙得傲笑風捨命相救,我倆才有命回到京師,全靠傲笑風向皇上求情,為夫才保得住這條狗命,妳說是否應該好好喝1杯慶賀一番。」景隆借醉跟永陽親熱:「娘子。」永陽躲避:「你喝醉了。」景隆:「為夫沒有醉,為夫記得妳是我娘子,我還記得,我們當日拜堂成親之後,我們還未洞房花燭,為夫今日一定會好好補償給娘子。」永陽不知所措:「你喝醉了,我出去打1盆水給你洗臉,讓你早點休息。」景隆拽住永陽:「我不需要休息,我還要和娘子妳洞房花燭,做1對真正的夫妻。」永陽:「你別這樣,我今晚不太舒服,放手……」景隆把永陽推倒床上:「娘子……」永陽掙扎大叫:「啞……我講過不要這樣……」永陽大力推開景隆:「你聽到沒有?」景隆怒喝:「妳這算什麼意思?夫妻之間行周公之禮,乃是天經地義之事,但是妳偏偏諸多推搪,莫非妳作賊心虛?」永陽:「我為什麼作賊心虛?」景隆:「妳做過什麼,妳自己心裡有數,在我和妳成親之前,妳和傲笑風之間的事我可以不理會,這次回京途中,妳對傲笑風照顧有加,關懷備至,視為夫如無物,在妳心中,到底有沒有當我是妳夫婿?妳一再拒絕我,莫非你是怕我拆穿,妳和傲笑風之間的醜事。」永陽怒摑景隆:「李景隆。」永陽怒目:「你這種話竟然也講得出口,我和傲笑風之間一直都光明正大,拜託你不要自卑心作祟,就胡亂含血噴人。」景隆激動:「我自卑心作祟?妳別忘了,我李景隆好歹也是大明都督大將軍,傲笑風算得上什麼?他只是逆賊朱棣的走狗,他是1個見不得光的奸細而已。」永陽怒吼:「我不准你侮辱傲笑風。」景隆激怒:「我知道,原來在永陽公主的心中,我一直都比不上傲笑風,既然如此,妳何必勉強下嫁於我呢?」“景隆發難離開”

發表於 Posted on: 2017-05-17 15:59

lindachung620
帖數 Posts: 1869
回頂端 / Top
“御書房,景隆一氣之下向允炆告密”允炆震愕:「什麼?你說話傲笑風是朱棣派來,潛伏在朕身邊的奸細?」景隆:「回皇上,此事千真萬確,傲笑風陪同永陽公主前往北平議和,竟然將皇上給他的密令,向逆賊朱棣出示,以致朱棣早有準備,公主亦被軟禁。還有,允妍公主一早洞悉了他身分,因而被江凌軒捉回北平,後來他假意救出公主和末將之時,亦曾當眾公開他和朱棣之間的秘密,此事同行一眾錦衣衛,亦都聽得一清二楚,皇上大可召見眾人,加以證實。」允炆激動:「豈有此理!想不到傲笑風竟然出賣朕?」子澄:「既有此事,何解李都督和永陽公主回京之後,不馬上稟告皇上呢?」景隆:「永陽公主一直受到傲笑風的迷惑,誤信對方有救命之恩,所以下令所有人,將此事守口如瓶,但末將思前想後,覺得實在不可以冒這個險,任由傲笑風這個奸細留在皇上身邊,所以決定向皇上告發。」孝儒氣結:「枉皇上一直這麼信任傲笑風,他竟然如此大逆不道?」允炆憤怒:「李都督聽命,朕命令你馬上前去捉拿傲笑風,朕要親自審問,查明真相。」景隆稱心:「臣遵命。」“恰巧,恩慧在門外聽見”

“指揮使府邸,笑風房間,笑風正準備休息”永陽趕來:「傲笑風,不得了。」笑風:「永陽?什麼事?」永陽:「皇后娘娘剛剛派小敏通知我,李景隆向皇上告密,將你和皇四哥的關係講了出來,還把允妍被軟禁於北平一事推在你身上,皇上下旨,命李景隆帶兵來捉拿你。」

“府邸外”景隆隨即帶兵到達:「分頭守住指揮使府邸,所有人不得擅自離開,其餘的人跟我來。」巴賽等人:「是,都督大人。」

“笑風房間,當景隆等人到來時,豈見笑風帶同永陽從秘道離開”景隆大喝:「給我撞開機關門。」巴賽:「撞開它。」士兵:「是。」

“秘道,永陽扶助笑風一步一步逃生,可是笑風身受重傷行動緩慢”永陽緊張:「傲笑風,他們會不會追進來?」笑風虛弱:「我剛才打碎了機關開關,他們一時之間應該無法打開那道門。」“笑風乏力”永陽扶緊:「你怎麼樣?能否挺得住?」笑風:「我沒事,想不到這次連累了永陽公主妳。」永陽:「其實是我連累了你,你要不是為了救李景隆,也不會讓他知道你的秘密。」

“笑風房間”巴賽:「都督大人,搜遍了整個房間,也不見有其他秘道入口。」景隆動怒:「豈有此理!給我找人炸開機關門。」巴賽:「是,都督大人。」景隆:「傲笑風,我看你在裡面能躲多久?」

發表於 Posted on: 2017-05-17 16:00

lindachung620
帖數 Posts: 1869
回頂端 / Top
“秘道”笑風和永陽步步艱辛差不多到達出口:「從這個機門上去,就可以出去外面了。」“此時,傳來爆炸巨響,瓦片也不停剝落,可是笑風用盡全力也扭不開機關門” 永陽:「什麼事?」笑風:「機關的開關卡住了。」

“花園,笑風房間外”景隆欲將秘道入口炸開:「點火。」巴賽等人炸不開秘道:「都督大人,炸不開。」景隆:「再炸多次。」巴賽相勸:「再炸?屬下恐怕秘道承受不了,會有倒塌的危險。」景隆:「那更好,免得我花費力氣去捉那個反賊,還不去?」巴賽無奈:「是,都督大人。」景隆憤恨:「我就不信炸不開你。」“景隆為報復竟下令加重火藥,不惜將秘道炸毀,誓置永陽笑風於死地”

“秘道,笑風用石頭碰撞機關按鈕,可是又再次傳來爆炸巨響,還使秘道下陷,幸得笑風及時打開了機關門和永陽逃之夭夭”

“御書房,景隆覆命”允炆動怒:「朕命令你捉拿傲笑風,你竟然自作主張,幾乎將整個指揮使府邸都炸毀,還有,永陽公主如今不知所終,萬一永陽公主真的是走去找傲笑風,你豈不是將永陽公主一併炸死?」景隆跪下:「臣知罪,臣只不過是一時衝動……」允炆怒吼:「你不要再跟朕說廢話,允妍是為了幫你與永陽公主逃離北平,才甘願留在朱棣身邊,你別在朕面前搬弄是非,還不馬上廣派人手,全力尋找永陽公主和捉拿傲笑風。」景隆:「臣遵旨。」“景隆退下”允炆怒不可遏:「唉! 1個個都令朕生氣。」嚴進竟到來:「皇上,何必如此動氣呢?」允炆愕然:「嚴進?」

“山洞”永陽與笑風成功脫險:「傲笑風,你怎麼樣?」笑風:「我沒事。」笑風捉著永陽的手看見她手上的皮外傷:「是我令妳受傷,對不起。」永陽:「你別這樣,是我甘心情願陪著你走。」

發表於 Posted on: 2017-05-17 16:02

lindachung620
帖數 Posts: 1869
回頂端 / Top
豈料,嚴進帶來了允炆:「果然是1對同命鴛鴦。」永陽驚見:「皇上?」笑風驚愕:「皇上,你如何找到這裡來的?」嚴進:「指揮使府邸的秘道,根本是嚴某所建的,嚴某當然猜到你們逃走的路向。」永陽怒氣:「於是你就帶人來捉拿我們,向皇上邀功?」嚴進:「如果只是捉拿你們,就不會只有皇上和嚴某,有件事,我想皇上應該親耳聽聽傲笑風解釋。」允炆大怒:「傲笑風,朕一向對你如此信任,更視你為知己良朋,但是真沒想到,你竟然為朱棣效力,出賣朕。」笑風跪下:「傲笑風自知罪無可恕,但是有幾句真心話,我早就想對皇上說,自從我意外失憶,承蒙皇上賞識重用,我對皇上確實是忠心一片,無奈天意弄人,當我回復記憶之後,才知道原來自己是,燕王安插在皇上身邊的奸細,1個是對我有救命之恩的主子,1個是引我為知己好友的皇上,情義兩難,傲笑風真的不知道應該如何抉擇?」永陽也跪下來:「皇上,傲笑風所做的一切,實在是身不由己,他一直都受著良心的責備。」永陽扯着允炆衣袖:「永陽求求皇上你開恩,放傲笑風1條生路。」允炆扔開永陽:「放他1條生路?永陽公主妳可知道?正因為傲笑風從中作梗,一直唆擺朕,以致大明如今陷入敗壞的邊緣,百姓處身於水深火熱之中,朕身為大明皇帝,妳叫朕如何能夠放過他?」允炆拔劍放在笑風頸上:「朕今日就要殺了你這個逆賊,傲笑風,你還有什麼說話好說?」笑風:「死在皇上手上,傲笑風死而無憾,若然讓我再選擇的話,我寧願一直失憶下去。」永陽激動:「如果皇上真的要殺傲笑風,求你殺掉永陽。」笑風緊張:「永陽公主。」允炆:「妳別以為妳是朕的皇姑姑,朕就捨不得殺妳。」永陽含淚:「皇上,你放心,永陽經已決定和傲笑風生死與共,絕無怨言。」笑風:「好,那我們就一起共赴黃泉。」“笑風永陽閉上雙眼”允炆激怒:「你們……」允炆猶豫數秒,憤怒扔下劍:「你們2人聽著,從今以後,在朕的心中,再無永陽公主和傲笑風這兩個人,你們好自為之。」“允炆怒不可遏離去”笑風從後叫道:「皇上。」允炆怒目回首:「朕經已饒你不死,你還想怎麼樣?」笑風:「皇上對傲笑風恩重如山,傲笑風無以為報。」笑風扯破手臂衣袖:「這隻手,就當是還皇上這個恩情。」“笑風毅然斬斷刺有燕王死士狼頭記號刺青的手臂”允炆緊張:「笑風。」永陽被嚇個半死:「吖……」“笑風昏倒在地上”

發表於 Posted on: 2017-05-17 16:03

lindachung620
帖數 Posts: 1869
回頂端 / Top
“笑風終醒來”永陽眼淚汪汪:「你終於都甦醒了,剛才你流了很多血,我很擔心你從此醒不過來了。」嚴進:「我幫你止了血,還放了麻藥,暫時你不會感覺痛楚的。」允炆哀傷:「笑風,何解你要自斷1臂?」笑風哀傷:「自從卑職恢復記憶之後,一直都愧對皇上的信任,我手臂上面,刺了燕王身邊死士獨有的狼頭花繡,如今我捨棄了這隻手臂,就當是和燕王一刀兩斷。」允炆嘆氣:「唉!」嚴進:「若非朱棣他圖謀造反,皇上和傲指揮使不但是好君臣,還可以成為好知己。」永陽感慨:「可惜天意弄人,致令皇上和皇四哥骨肉相殘,勢成水火。」永陽淚滴在笑風身上:「永陽真是寧願你一直都失憶,永遠都不會恢復。」笑風:「即使是南柯一夢,也總有夢醒的時候,我們遲早都要面對現實的。」允炆憂傷:「不管你失憶與否,都經已不再重要,因為從今以後,在這個世界上,不會再有傲笑風和永陽公主此2人。」笑風:「感謝皇上不殺之恩。」“允炆悲痛離去”嚴進:「兩位保重。」

“北平,燕王府,花園,允妍獨自在走動,凌軒恰巧經過,允妍轉身離去”凌軒從後大喝:「允妍。」“允妍停步”凌軒上前:「妳對我的絕情,並非是我出賣妳,而是……」允妍:「本宮不知道你說什麼,總之此生此世,你江凌軒都是我朱允妍最痛恨的人,朱允妍最愛的人只有丹爾1人。」凌軒:「如果如此,妳為什麼到現在還不逃離燕王府?」允妍:「你覺得我能走得出燕王府門口嗎?」凌軒:「朱允妍要做的事,依她品性和本領,有誰可以阻撓得到她?」允妍激動:「好!本宮走給你瞧。」

發表於 Posted on: 2017-05-17 16:03

lindachung620
帖數 Posts: 1869
回頂端 / Top
“門口,允妍走到來”士兵攔截:「允妍公主,請停步,王爺有命……」凌軒喝令:「隨她走!」“允妍踏出門檻”凌軒:「妳儘管走,妳離開了燕王府,就要回京師下嫁丹爾。」“允妍忽然卻步”凌軒:「一直囚禁妳的人並非王爺,而是妳自己。」“允妍乏力坐在地上”凌軒走在允妍前蹲下來:「凌軒求妳別再責備自己,凌軒相信,皇上絕不會願意用妳來交換他的江山。」“允妍淚如雨下”凌軒:「凌軒求妳別再封閉自己,放開自己亦都放過自己,讓凌軒陪伴著妳。」允妍:「允妍已……」凌軒:「凌軒愛的是允妍的心,不是妳的身,妳答應我,別再因……而跟凌軒斷絕往來。」允妍點頭:「但你也要答應我,你要打開你心窗去接受高娃姑娘,允妍知道你對高娃姑娘也有感覺的。」凌軒:「我……」允妍:「允妍不介意妳心裡有另外1個女人,不是因我……而是你與我永遠都是1個未知之數,但你和高娃姑娘定能很幸福的。」凌軒:「將來的事凌軒不知道,但現在只想抱緊眼前人,只希望眼前人可做過快快樂樂的公主。」“允妍不自禁摟抱凌軒放聲大哭,凌軒不停撫摸哭聲猶如天崩的允妍”

“花園,在遠眺的高娃也替允妍難過”道衍安撫:「怎樣?是不是後悔把允妍公主心聲告知凌軒總管?」高娃水汪汪:「不!允妍公主確是很需要凌軒在她身邊。」道衍:「那妳呢?」高娃:「高娃比允妍公主幸福,高娃毋須為任何人而活著,所行的每步都能從心所欲,高娃不需要凌軒把我留在心中,只要我能留在他身邊就足夠了。」

“允妍廂房,凌軒把哭至筋疲力竭的允妍送回休息”小麗為允妍蓋好被子走出來:「凌軒總管,允妍公主睡著了,小麗都沒見過允妍公主可睡得如斯的甜美。」凌軒:「沒什麼事別吵醒她,讓她好好睡一頓。」小麗:「小麗知道。」

“翌早,大廳,允妍笑著走出來”眾人喜見:「允妍?」允妍笑盈盈:「允妍向四皇叔、燕王妃、楚楚請安。」儀華手挽允妍:「儀華許久沒見過允妍真心的笑。」楚楚手牽允妍:「看來凌軒總管實是允妍公主知心人。」燕王:「解鈴還須繫鈴人,能見到允妍走出心中的囚室,四皇叔也放下心頭大石了。」燕王取出信件:「這封是皇上給妳的家書。」

發表於 Posted on: 2017-05-17 16:04

lindachung620
帖數 Posts: 1869
回頂端 / Top
“允妍廂房,允妍細閱家書”允炆:『允妍,妳過得好嗎?得知妳在朱棣身邊,皇兄雖有點妒忌,但在內心裡是高興不已。作為大明皇帝的朕,不管有多麼的不情願,也必須將妳遠嫁吐蕃,但身為兄長的皇兄,怎能犧牲自己親妹妹幸福呢?最初以為妳留在宮外生活,確是有點不放心,但如今得悉妳在北平,皇兄安心得多了。即使皇兄跟朱棣不能共存,不過妳是唯一可並存於皇兄與朱棣心中。答應皇兄,要好好生活,做個快快樂樂,帶點刁蠻任性的朱允妍。』允妍抹掉淚痕:「皇兄、四皇叔,允妍答應你們,我會做個開開心心,快快樂樂的朱允妍。」

“自靖難起兵以來,燕王雖屢獲勝仗,但勢力始終擴展緩慢,大多城池旋得旋失,主要因為朱允炆仍然身為皇帝,控制京師,獲得民心所向。而朱允炆亦採用徐輝祖與耿炳文之策,固守城池,以消耗戰術與燕軍周旋。燕王衡量各方形勢,深知不能再拖延時間,於是改變策略,不再攻城掠地,轉而揮軍繞過山東,取道河南、安徽,然後直搗京師。燕王之新戰略,令燕軍連番大捷,一路南下,明軍大多更是不戰而降。建文四年,燕王攻下揚州、鳳陽等地,只要大軍渡江,即可直取金陵。燕軍大軍壓境,令京師陷入一片慌亂之中,金陵告急,不但皇帝朝臣坐立不安,即使黎民百姓亦人人自危” 】

發表於 Posted on: 2017-05-17 16:05

lindachung620
帖數 Posts: 1869
回頂端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