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vb.com

 
 
tvb.com
 

二次創作:洪武三十二~第41集

【 “皇宮,御書房”允炆收到允妍家書:『皇兄,對不起,允妍真的不知道如何與丹爾相處,只好再次逃婚。允妍自知這次出走,必為皇兄帶來煩惱,但允妍不知怎樣可擺脫心中陰影。允妍愧對皇兄,愧對皇祖父,更愧對大明,允妍實在沒有顏面再留在皇宮。皇兄不必再派人尋找允妍,允妍相信在外可尋覓到自己天地,請原諒允妍一走了之。皇兄,保重。允妍。』子澄:「允妍公主講了什麼?有沒有提及在哪裡?」允炆:「只要允妍一切安好,朕安心了。傲指揮使。」笑風:「卑職在。」允炆:「命錦衣衛不必尋找允妍,好讓允妍不須再躲藏,能安定下來。」笑風:「卑職遵命。」齊泰緊張:「皇上。」允炆:「齊卿家,不必多說,允妍所受的痛,除了她自己,沒有人會明白,即使貴為天子的朕,也無能為力。」子澄:「皇上請三思。」允炆:「朕想得清清楚楚,決定與吐蕃解除婚約,希望允妍可早日放下心中包袱。方卿家,請替朕草擬詔書。」孝儒無奈:「是,皇上。」

“允妍寢宮”允炆獨自睹物思人:「允妍,如今妳1個人在外怎樣?是不是做回了開心的公主?是皇兄不好,皇兄帶不到幸福給妳,反而讓妳受委屈,皇兄沒有什麼願望,只要允妍能快快樂樂,皇兄心滿意足。」

發表於 Posted on: 2017-05-16 18:20

lindachung620
帖數 Posts: 1873
回頂端 / Top
“早朝,大殿”允炆苦無對策:「燕王善戰,果然名不虛傳,朕實在過於輕敵,如今看來,朕的確不應該跟朱棣硬拚。」孝儒:「所謂大丈夫能屈能伸,臣斗膽建議,皇上不妨與朱棣議和。」齊泰驚愕:「方大人,你怎麼可以如此糊塗?怎可以叫皇上跟朱棣議和?皇上,此事萬萬不可。」子澄力勸:「皇上,如果此事示弱,只會長朱棣的氣焰,後果不堪設想。」允炆:「黃子澄、齊泰,你們可別忘記,當初是你們2人力主削藩在前,後來也是你們2人,建議朕重用李景隆在後,如今想來,朱棣話得沒錯,朕身邊的確有奸佞小人,朕今日就罷免你們2人的官職。」齊泰激動:「皇上,你怎可以聽這個逆賊的話?」子澄激辯:「皇上,微臣忠心耿耿絕非奸佞小人。」允炆:「朕主意已決,2人不必多說。」允妍怒吼:「來人!把齊泰、黃子澄押入天牢,聽候發落。」侍衛:「是。」齊泰子澄:「皇上。」齊泰子澄被侍衛押走:「冤枉……皇上……」允炆:「傲指揮使,傳令下去,把齊泰、黃子澄2人抄家,沒收他們2人的家財,還有,不妨做得張揚一點,務必令整個京師都得悉此事。」笑風:「遵命。」小泉子進內跪下:「啟稟皇上,永陽公主已在殿外等候。」允炆:「傳永陽公主入殿。」永陽帶到來:「永陽參見皇上。」允炆:「永陽公主不必多禮。對了,朕的諭旨,永陽公主可有看過?」永陽點頭:「永陽看過皇上諭旨,都督敗陣,永陽身為妻子,亦責無旁貸,永陽必定完成皇上旨意,務求化干戈為玉帛,親赴北平,完成議和責任。」笑風愕然:「皇上要派永陽公主到北平議和?」孝儒:「沒錯,為了萬民福祉,皇上決定跟朱棣議和,以停止這場可能置大明江山於萬劫不復的戰役。」允炆:「傲指揮使,永陽公主此行事關重大,不能有失,沿途護送永陽公主的重任,朕就交託給你。」“永陽笑風不禁對望數秒”

發表於 Posted on: 2017-05-16 18:21

lindachung620
帖數 Posts: 1873
回頂端 / Top
“御書房”允炆與孝儒傳召笑風,將密令交予他:「笑風,這道密令,關乎這次議和的成敗,你記得要抵達北平當晚方可拆閱,繼而執行密令,不得有誤,知道嗎?」笑風:「是,皇上。」允炆:「你暫且退下,回去好好收拾行裝,準備到北平為朕完成任務。」笑風:「卑職先行告退。」“笑風離去”允炆哀傷:「朕被迫當眾罷免齊泰、黃子澄2人,希望兩位卿家不會過於難堪。」孝儒:「齊大人和黃大人一向忠肝義膽,微臣絕對相信他們會以大局為重,最重要是令朱棣相信皇上,真的怯於他的威嚴,低頭議和。」允炆:「若非逼不得已,朕亦不會出此下策,如今連永陽公主也牽連在內,朕實在深感不安。」孝儒:「皇上毋須過於內疚,朱棣詭計多端,倘若不是做得這麼徹底逼真,很難取信於他,相信他怎麼也料不到,這次派永陽公主去北平是另有目的。」允炆:「如今寄望傲笑風不會令朕失望,可以成功執行密令,刺殺朱棣。」

“北平,燕王府,花園”楚楚帶著悶悶不樂的允妍來賞花:「妳看看這些花兒開得多美麗,若果妳願意笑的話,定是比花兒更美麗。」“允妍嫣然一笑”楚楚:「對了,笑多點多好呢?有時間楚楚多陪妳出來走動。」允妍點頭:「好呀。」“2人邊走邊笑,未幾,跟恰巧經過的凌軒高娃相遇,允妍凌軒擦身而過”

“允妍默不作聲直走直過頭也不回,表面絕情絕義的她,眼淚卻在心裡流”楚楚:「允妍公主。」允妍:「以後別再叫我公主,妳叫我做允妍吧。」楚楚點頭:「嗯,允妍,妳沒事吧?」允妍搖頭:「可有什麼事?對1個出賣允妍的人,允妍不會再眷戀。」

“凌軒心痛目送允妍背影”高娃擔憂:「凌軒,你沒事吧?」凌軒憂傷:「沒事,確是我出賣了她,她氣我、恨我、怨我也是應該,她不想看見我也是理所當然,我只想她可以變回以前那個快快樂樂的允妍公主。」“高娃看見凌軒傷心的樣子頓感難過”

發表於 Posted on: 2017-05-16 18:21

lindachung620
帖數 Posts: 1873
回頂端 / Top
“允妍廂房”高娃走到來:「我可不可以跟妳單獨傾談?」楚楚:「那我先出去吧。」“楚楚關門離去”允妍冷冰冰:「如果妳是跟我說江凌軒的事,本宮奉勸妳不必了,關於他的一切一切,本宮不想知道,更沒有興趣了解,請回。」高娃激動:「妳撒謊,妳眼神出賣了妳,妳心裡若沒有他,妳眼裡又豈會水汪汪?妳能欺騙其他人,甚至可欺騙妳自己,但絕欺騙不了我,我跟妳一樣也很愛軒凌,妳望著凌軒的眼神是代表什麼,我比任何人都清楚。」允妍冷笑:「哈!妳要怎樣想,本宮管不了你,妳愛上江凌軒是你倆的事,與本宮無干,你們日後要成親,也毋須宴請本宮,本宮下嫁之時,絕不想見到你倆。」高娃怒吼:「夠了!妳還要折磨凌軒到何時?妳覺得妳這樣做會開心嗎?妳根本不佩得到凌軒的愛。」允妍冷淡:「那妳叫他別再糾纏於本宮,本宮沒有時間跟他角力這場沒有意義的關係上。」高娃怒目:「妳……!我真的料不到凌軒……凌軒竟會喜歡1個如此狠心的人,我不會再讓妳傷害凌軒。」允妍冷漠:「妳保護好他吧,別再在本宮面前提起他,否則,妳心愛的人會再遇到什麼折磨,本宮也擔保不了。」高娃氣憤:「妳太過分了,凌軒若有什麼事,我不會放過妳的。」允妍冷艷:「好啊!那麼妳寸步不離守護他吧。」高娃氣結:「妳有種!」“高娃氣憤離開,留下真正傷心的可憐人,獨自在飲泣”

發表於 Posted on: 2017-05-16 18:22

lindachung620
帖數 Posts: 1873
回頂端 / Top
“大廳,笑風保護永陽千里迢迢到來了”凌軒接待:「許久不見,永陽公主妳清減了不少。」永陽:「沒辦法,本宮經已貴為人婦,再不是當日蹦蹦跳跳的頑皮公主了。」凌軒:「都怪凌軒不好。」永陽:「對了,皇四哥他別來無恙?」凌軒:「凌軒經已派人通傳,王爺他……」燕王歡喜到來:「哈……!本王本來近日心情欠佳,但是不知何故一聽見永陽妳來了,所有不開心的事都不翼而飛。」永陽:「永陽向皇四哥請安。」笑風:「卑職參見王爺。」燕王:「大家都是自己人,不必多禮。永陽,妳今日雖然少了1份天真爛漫,但是卻多了1份成熟大方,果然是女大18變。」永陽:「皇四哥,你又何嘗不是呢?今日的皇四哥,比起京師的時候,很明顯多添了幾分霸氣。」燕王:「永陽,妳應該早點來北平,儀華不知多記掛妳,她整日提著,若然妳來到北平,她一定要帶妳,品嘗一下北平的地道美食。」永陽:「皇上和皇四哥,如今劍拔弩張,戰事如箭在弦,百姓人心惶惶,即使美食當前,永陽恐怕亦會食而不知其味,永陽此次親臨北平,是代皇上帶來一紙書函,轉交給皇四哥。傲指揮使。」笑風奉上議和書:「請。」永陽:「皇上和皇四哥同是姓朱,大家同宗同室,身上所流的都是先皇的血,如今同室操戈,不但會傷及骨肉親情,更加會禍及無辜百姓,何況允妍成為了,你們之間的第1個犧牲者還不夠嗎?如今皇上願意與皇四哥議和,希望可以化干戈為玉帛,至於條件方面……」燕王放下議和書:「我們兄妹難得重聚,斷無理由只談公事如此大煞風景。永陽,妳千里迢迢來到北平,風塵僕僕,不如先行回去梳洗休息一下,待本王今晚設宴款待,到時候我們兄妹再好好聚一聚。凌軒,派人帶領永陽公主和指揮使,回去客房休息。」凌軒:「是,王爺。」

發表於 Posted on: 2017-05-16 18:23

lindachung620
帖數 Posts: 1873
回頂端 / Top
“書房”燕王召見笑風:「你果然沒有令本王失望,首先是設計令嚴進調職,取代他錦衣衛指揮使之職,繼而向皇上,推薦由李景隆代替耿炳文領軍,令朝廷軍事失利,做得好。」笑風:「謝謝王爺贊賞,卑職只是做份內之事。」燕王:「一直以來,要你忍辱負重,一再犧牲,本王實在過意不去,尤其是你和永陽之間的事。」笑風:「卑職和永陽公主絕無半點瓜葛。」燕王:「你毋須再隱瞞本王,本王早知你喜歡永陽,只是礙於身分,所以一直無法表白。」笑風:「王爺,卑職一向以大局為重,況且永陽公主經已下嫁李景隆,王爺不必為卑職擔憂。」燕王:「你會這麼想就最好,只可惜永陽仍然是那麼天真,以為皇上是真心派她來議和。」笑風:「王爺意思是……,皇上派永陽公主議和是另有目的?」燕王:「若然本王沒猜錯,皇上此舉,只是想拖延時間,讓他可以重整軍容,再次發動攻勢。」笑風:「王爺會否過慮呢?」燕王:「自本王發動靖難之役,莫講是本王,連皇上也是一樣,根本就是非勝不可,無路可退,退的話,就只有死路1條。」笑風:「敢問王爺,關於此次議和之事,王爺打算如何回覆永陽公主?」燕王:「如今戰事一觸即發,京師很快會成為1個戰場,若然永陽回京,只怕會身處險境,所以本王想將永陽暫時留在北平。」笑風:「卑職只怕永陽公主性格如此剛烈,未必甘心留在北平。」燕王:「永陽的剛烈又怎麼及得上允妍的強悍?既然本王能令允妍留在北平,更何況是永陽呢?為了永陽的安全,唯有花些手段,反正本王也沒打算讓她們回京。」“笑風愁眉深鎖”燕王:「看來,你對永陽還是餘情未了,永陽是本王親妹妹,本王絕對不會,做出一些對她不利的事,待他日本王得成大業,話不定本王會撮合你和永陽的姻緣?」“有人在外敲門,笑風驚訝”燕王:「放心,本王想你和此人見見面。」燕王向外叫:「進來。」笑風驚見:「千三娘?」

發表於 Posted on: 2017-05-16 18:23

lindachung620
帖數 Posts: 1873
回頂端 / Top
“花園”笑風跟楚楚傾談:「真是沒想到,京師一別,千三娘竟然遭逢不幸?」楚楚:「姐姐深愛王爺,能夠為王爺犧牲,相信姐姐在天之靈,也會感到安慰,我只是沒想到,傲大人也是王爺身邊的人。」笑風:「宮廷鬥爭之事,波譎雲詭,很多事情,一時之間亦難以話得清楚明白。」楚楚:「姐姐能夠認識傲大人這位知己良朋,我也替她高興。」笑風:「有件事剛才在王爺面前,不太方便問妳。楚楚姑娘,妳之前是否經已認識在下?」楚楚:「我之前一直藏身於輕嫣翠柳,而傲大人亦是輕嫣翠柳的常客,我當然認識傲大人。」笑風:「請恕在下唐突,既然楚楚姑娘曾居於輕嫣翠柳,那我們之前曾否見過面呢?妳跟千三娘長得一模一樣,即使當日在下眼前的是楚楚姑娘,恐怕在下一時間亦難以辨別。」楚楚:「我想傲大人未免想得太多了,我之前在船上,一直只是協助姐姐表演幻術,從來不會到處走動,當日你誤會姐姐因為貪慕虛榮,移情別戀,但其實她也是被嚴進所迫,迫於無奈才會和你斷絕關係,其實姐姐心裡也很難過。」笑風:「想不到千三娘竟然是錦衣衛?其實在下的情況和她一樣,身為奸細,就料到不會再有屬於自己的人生,不可能以真面目示人,或許這個就叫做,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楚楚:「姐姐是在和傲大人緣盡之後,才和王爺一起的,你千萬不要怪責姐姐,我敢肯定姐姐和傲大人一起的時候,她對你是真心一片的。」笑風:「很謝謝妳,能夠由楚楚姑娘處得知千三娘之事,總算了結在下1個心結。」楚楚:「時候不早了,請恕我失陪。」“笑風感觸目送楚楚離去”

“笑風廂房”笑風尋思照鏡:「你看你像什麼?人不像人,鬼不像鬼,就連喜歡1個人的自由也沒有,你真是可憐。」笑風取出允炆密令:『殺朱棣』笑風堅定:「傲笑風,由今日起,你的命運該由你自己決定。」

發表於 Posted on: 2017-05-16 18:24

lindachung620
帖數 Posts: 1873
回頂端 / Top
“大廳”燕王設宴款待:「難得永陽舊地重臨,本王特意派人準備了,北平最聞名的烤全羊。永陽,妳一會真要好好地品嘗一下。」永陽:「如果可以的話,永陽好希望皇四哥可以邀請皇上,一起品嘗這隻烤全羊,請恕永陽實在沒心情,和皇四哥吃喝玩樂,風花雪月,敢問皇四哥,對於皇上提出議和一事,有所決定了嗎?」儀華:「今晚王爺特意為永陽公主洗塵設宴,又何必破壞氣氛呢?有什麼事,留待明天再說吧。」永陽:「燕王妃不必相勸,永陽今晚只等待皇四哥1個答覆,好讓永陽可以向皇上有1個交代。」燕王:「皇四哥先問問永陽1句,如今妳是以皇妹妹身分支持皇四哥,還是以皇姑姑身分支持皇上?」永陽:「兩樣都不是,永陽只有1個身分,就是先皇的女兒,永陽為了大明,不想見到皇上和皇四哥骨肉相殘。」燕王:「哈……!永陽,妳實在太天真了,如今是皇上要對本王趕盡殺絕,當日皇上執意削藩,就經已決定要對付本王,如今就算本王願意放手,恐怕皇上也不會放過本王。」永陽跪求:「永陽實在不忍心,見到皇上和皇四哥叔侄相殘,如今皇四哥刻意和朝廷抗爭,形同造反,只怕得不到天下人心,還望皇四哥收回成命,若然皇四哥你不答應永陽的請求,永陽只好長跪不起。」燕王拍枱:「永陽,妳豈能如此任性?儀華,你們暫且退下。凌軒、傲笑風,你們留低。小麗,妳去廂房接她到來。」“儀華等人離去”

發表於 Posted on: 2017-05-16 18:24

lindachung620
帖數 Posts: 1873
回頂端 / Top
“允妍被帶到來”永陽愕然:「允妍?」允妍扶起永陽:「孻姑姐。」永陽:「皇四哥?」燕王取出密令:「妳們看了這封密令再說。」永陽打開密令:『殺朱棣。』“永陽允妍大感錯愕”燕王:「皇上表面上派永陽來北平議和,實則暗地裡命人暗殺本王,所以根本就無議和這回事。」永陽:「這封密令,皇四哥如何得來的?」燕王:「這封密令,是皇上親手交給傲笑風。」“永陽失望看著笑風”燕王:「若非傲笑風及時向本王告密,恐怕本王仍然蒙在鼓裡。」永陽走到笑風旁:「我不明白,為何你要將皇上的密令交給皇四哥?」笑風:「實不相瞞,我一直都是王爺的人。」永陽含淚:「妳說謊,不是真的,是不是?」笑風:「是真的,我一直都是,王爺安插在皇上身邊的奸細,由始至終都是,允妍公主之所以被抓到來北平,都是我做。」永陽望着傷心的允妍:「允妍,妳是唯一1個不會欺騙孻姑姐的人,妳告訴本宮,不是真的?」“允妍水汪汪咬唇”永陽激動怒摑笑風:「我真的沒想到,你竟然出賣我?」燕王:「出賣妳的是皇上,皇上派妳來北平,目的只是利用妳欺騙本王,不是真心議和。」允妍搖頭:「不會的,皇兄不會這樣做,不會啊!」永陽激動:「為何你們1個個都要出賣本宮?」凌軒:「永陽公主,這場戰爭是無法避免,妳和允妍還是留在王爺身邊。」永陽:「本宮不會再相信你們任何1個人,我現在就要和允妍回去問皇上,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永陽手挽允妍離開”燕王大喝:「且慢!」永陽與允妍停步:「皇四哥,莫非想強行將永陽留住?」燕王:「永陽,妳就此離去,未免有點不負責任,至少在北平,有1個人值得妳為他留下。」

“大牢”凌軒帶領永陽到來:「永陽公主,請。」永陽驚愕:「景隆?」景隆錯愕:「永陽?」

“牢房”永陽撫慰景隆:「你怎麼樣?他們有沒有折磨你?」景隆:「那倒沒有,何以妳會在這裡?」永陽:「是皇上派我來向皇四哥提出議和。」景隆:「那朱棣……」景隆懼怕望一望在外的凌軒:「燕王他可曾答應?」永陽搖頭:「他還要本宮留在北平,不讓本宮回京師。」景隆:「全責怪為夫不中用,實在太令皇上和永陽失望。」“景隆自摑”永陽捉着景隆的手:「你別這樣,我們一定有辦法回到京師。」景隆:「即使回到京師又如何?為夫根本無顏面再見皇上。」

發表於 Posted on: 2017-05-16 18:25

lindachung620
帖數 Posts: 1873
回頂端 / Top
永陽走出來懇求凌軒:「凌軒,念在我們相交多年,你就當幫本宮1次,放我們走?」凌軒:「永陽公主應該很清楚,凌軒主子是王爺,凌軒只能夠聽從王爺的旨意。」永陽:「即使要傷害你心愛的人?」凌軒:「如今戰事一觸即發,就算讓妳們回到京師,只會更加危險,永陽公主妳還是聽王爺的話留下吧。」永陽失望:「真沒想到,連凌軒你也是這樣說,本宮還以為,凌軒你是1個黑白分明的人,你這樣做,和傲笑風又有什麼分別?你實在令本宮太失望。」

“廂房”允妍與永陽在傾談:「孻姑姐,妳別傷心吧,他不值得妳為他變成這個樣子的。」永陽捉着允妍:「原來允妍一直都被皇四哥軟禁,所以才會在宮中消失,本宮都和皇后娘娘講過很多遍,妳是有妳苦衷,但她和朝中大臣執意認為妳……」允妍:「算了吧,皇嫂這樣想,其他人有這個想法,也是無可厚非的,允妍確錯過了婚嫁之事,允妍也不想提起曾經發生過的事,更不想再去爭辯了。」永陽捉着允妍的手:「妳是不是吃了許多苦?」允妍搖著頭:「允妍沒事,真的。」

“另廂房”笑風跟凌軒喝酒談天:「來!我們不要再想那些不開心的事,今朝有酒今朝醉,我們一定要不醉無歸。」“2人碰酒壼”凌軒:「我現在才發現,原來要做大事,成大業,並不是這麼簡單,一定要是1個寡情絕義的人。」笑風:「話得好,就由我們這兩個身不由己的人,乾了這壼酒。」凌軒:「好!」“凌軒嗅一嗅酒壼”笑風:「怎麼?江兄,你難道怕有毒嗎?不然你喝我這一壼。」凌軒:「不必了,今日這壼酒就當是我敬你。」“2人碰酒壼飲勝”笑風:「世事大多數令人意想不到,皇上竟然命我來刺殺王爺。人生不如意事,十常八九,想這麼多幹什麼?喝酒好了。」凌軒:「唉!只怕酒入愁腸愁更愁。」凌軒頭暈:「愈喝愈……」“凌軒暈倒在地上”笑風走到凌軒旁搖晃他:「江兄……」笑風搜出凌軒身上鑰匙:「對不起,江兄,無論如何我都要救永陽公主離開北平,就當我是為她盡最後一點心意,我還會帶同允妍公主一起走。」“笑風離去”凌軒半夢半醒:「我完成不到的事,你一定要完成。」

發表於 Posted on: 2017-05-16 18:26

lindachung620
帖數 Posts: 1873
回頂端 / Top
“永陽允妍廂房,甜兒在內走來走去”永陽不耐煩:「甜兒,妳別再在人家面前走來走去行不行?」允妍:「孻姑姐,妳任由她吧。」永陽:「本宮的心真的很煩了。」甜兒:「甜兒也是在想辦法幫公主離開北平。」永陽:「有辦法的允妍早就想到了,還用等妳?」“傳來敲門聲”甜兒開門:「傲指揮使大人?」永陽激動:「你這個衰人還來幹什麼?」笑風:「永陽公主要打要罵,甚至殺了我也無所謂,不過可否,待我們安全離開了燕王府再說。」

“笑風等錦衣衛帶著永陽允妍景隆等人逃走,當他們走到花園時,豈料竟被燕王重兵重重包圍”燕王大喊:「傲笑風,從你來到北平,並沒有立刻將皇上密令,交給本王開始,本王經已對你起疑了,想不到你真的背叛本王。」笑風:「我從來沒想過要背叛王爺,只要王爺願意放公主她們離開北平,傲笑風願意以自己性命交換。」燕王:「廢話!你背叛本王,還有什麼資格和本王討價還價?傲笑風,你追隨本王多年,你應該很清楚,本王最痛恨的,就是像你這種忘恩負義的反覆小人。」笑風:「請王爺見諒,即使死無葬身之地,我也要帶公主她們離開此地。」燕王:「好!既然如此,本王就成全你。給本王捉住他們,除了兩位公主,其餘人等,一律頑抗者殺。」笑風持劍殺掉所有攔阻的人:「保護公主。」“隨即,燕王取著關刀與笑風對敵”

“燕王府重兵向忠良等人進攻”甜兒:「忠良小心。」允妍放出暗器替忠良等人解圍:「孻姑姐,我們站在他們前。」永陽:「哦!」“永陽允妍擋在他們前,燕王府重兵不敢上前,但允妍等人也不能前進”

“燕王笑風激戰,刀光劍影之間笑風欠遭擊倒,千鈞一髮之際,幸得嚴進及時現身相助”燕王:「想不到嚴指揮使,你也來湊熱鬧?」嚴進:「公主有難,我怎可不相助?」笑風:「嚴大人,你和公主她們先走,這裡我殿後。」嚴進:「好!走!」“嚴進帶著允妍等人殺出重圍”

發表於 Posted on: 2017-05-16 18:27

lindachung620
帖數 Posts: 1873
回頂端 / Top
“笑風繼續與燕王激烈打鬥,可惜笑風始終抵擋不了燕王的強勁攻擊。正當燕王準備取笑風性命之時,誰知楚楚突然擋在笑風前”楚楚懇求:「王爺,你放過他吧。」“楚楚扶起笑風,笑風趁機逃亡”楚楚拽住燕王:「王爺。」燕王:「妳為何拽住本王?」楚楚扯著燕王跪下哭求:「姐姐當日為了王爺背叛嚴進,落得如此悲慘下場,如今傲笑風同樣也是,為了自己心愛的人而被逼背叛王爺,若然你不肯放過他的話,就等同你否定姐姐為你所做的一切,若然你真要殺的話,你就殺了我吧。」燕王:「就算本王放過他,也要看他有沒有命離開北平。傳令下去,務必要把兩位公主帶回來,其他人可以不殺就不殺吧。」

“嚴進帶著允妍等人走過樹林不停逃避燕兵追捕,走到山崖壁過橋時,在遠處傳來炎炎等人的追趕聲:「到處搜查,他們該走得不遠。」

嚴進領帶永陽等人過橋:「盡快過橋。」“永陽等人跟隨嚴進趕快過橋”永陽心血來潮回頭望:「允妍?妳幹什麼還不過來?」允妍水汪汪:「孻姑姐,你們趕快走吧。」永陽:「妳想幹什麼?」允妍:「現在傲笑風生死未卜,只得嚴指揮使1人,實在難保眾人周全。」永陽愕然:「允妍?莫非妳想……」

炎炎走到附近:「在哪兒。」

允妍取出花瓣:「嚴指揮使,本宮會留下作掩護,你趕快帶同孻姑姐他們離開吧。」嚴進:「小人領命。」永陽激動:「不行!不可!」允妍:「孻姑姐,從小到大,我都聽從妳說話,這次請妳聽我1次吧,四皇叔抓到允妍,大不了只是禁錮,但抓著你們,其他人就不堪設想。」永陽:「允妍……」嚴進:「允妍公主言之有理,永陽公主我們還是趕快離去吧,別辜負允妍公主的一番心意。」永陽憂心:「允妍,妳要小心。」允妍:「允妍知道,你們都要小心。」

“炎炎等人趕赴到來”允妍與他們交手:「走啦。」嚴進:「走快步。」“嚴進終領導永陽等人走出橋樑”

允妍放出暗器把橋樑繩索截斷:「本宮投降,妳帶本宮回去交差吧。」炎炎:「別再追,等我去追截他們就行了,你們先帶允妍公主回去王府,向王爺覆命。」“允妍遠眺永陽等人安然逃去”

發表於 Posted on: 2017-05-16 18:27

lindachung620
帖數 Posts: 1873
回頂端 / Top
“另邊,身受重傷的笑風在逃離途中倒地,竟遇上單人匹馬追到來的炎炎”笑風:「是王爺派妳來的?」炎炎:「你應該知道,任何人背叛王爺,下場都只有1個,為了永陽公主,你認為值得嗎?」笑風:「我實在負她太多了,如今就當作還給她吧。」炎炎:「你應該很清楚,以我們的身分,根本就不應該對人產生感情。」笑風:「所以我只可以做1個失敗的奸細,我不像四火妹妳,一直都可以如此冷酷無情。」“炎炎緊握拳頭”笑風吐血:「妳動手吧,反正永陽公主經已脫離險境,我總算死而無憾,與其被其他人殺死,我寧願死在四火妹妳手上,至少我們一起共過患難,經歷過生死。」“笑風終支持不住暈倒,炎炎取著匕首一步一步走到笑風身旁……” 】

發表於 Posted on: 2017-05-16 18:28

lindachung620
帖數 Posts: 1873
回頂端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