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vb.com

 
 
tvb.com
 

二次創作:洪武三十二~第40集

【 “皇宮,允妍寢宮,失魂落魄的允妍傷心欲絕回來了,焦慮的允坆等候多時”小昭:「小昭參見皇上。」允炆:「允妍為何目瞪口呆,發生了何事?皇帝妹別嚇壞皇兄。」允妍情不自禁伏在允炆懷中失聲痛哭:「為什麼……為什麼他要這樣對我?我做錯了什麼?是否我騙取了他的愛,這是我應得的報應嗎?還是他根本不愛我,只想佔有我?或是我利用了他對我的情,他要懲罰我吖?」允炆心痛:「妳在說什麼?」允妍聲淚俱下:「嗚……」允炆痛心:「允妍不要哭,不要哭,妳哭破了皇兄的心。小青,妳侍候允妍公主去就寢。」小青:「是,皇上。」小青扶着允妍離開:「允妍公主不要哭……」允炆:「小昭,到底允妍發生了什麼事?」小昭:「小昭不敢說。」允炆喝令:「朕命令妳說,妳就講話吧。」小昭含淚:「回皇上,允妍公主到了吐蕃皇太子房間之後,命小昭在外等候,半個時辰後,丹爾皇太子走出房間,但未見允妍公主,那小昭進內看看,誰不知……」允炆緊張:「誰不知什麼?」小昭眼紅紅:「小昭看到允妍公主一絲不掛躺在床上,欲哭無淚。」允炆震驚:「什麼?」小昭淚汪汪:「小昭不停叫著允妍公主,她也沒反應。」允炆極度自責:「是朕錯,是朕不好,朕不該讓允妍去見那個丹爾,是朕親手斷送了允妍,是朕……」小昭泣聲:「請皇上別怪責自己,不然允妍公主只會更難受,允妍公主是心甘情願和吐蕃皇太子……」允炆痛心疾首:「傳令下去,今日之事不得宣揚,否則殺無赦。」眾人:「遵旨。」

“允妍寢室”允炆哀傷前往:「妳們全都退下。」小青等人:「是,皇上。」“小青等人離開。允炆激動得上前抱著允妍,無聲勝有聲。允妍則不停在允炆懷中飲泣,直至零時零分”

“丹爾行館”卡夫:「皇太子,別再喝吧,你喝了整整個晚上,喝得多傷身。」丹爾痛心:「是,本太子真的很傷心。」卡夫:「皇太子醉了。」丹爾:「沒有醉。」“卡夫取走丹爾酒杯”丹爾捉緊:「你不會明白本太子如今的感受,你任由我醉。」卡夫:「既然明知會醉又何以要喝呢?既然明知是錯又為何要犯呢?」丹爾:「人往往會被妒忌而蒙蔽。」“丹爾繼續不停自斟自飲,在腦海裡總是不停浮現起被萬箭穿心的允妍,更沒想到放箭的人卻是自己,懊悔為了氣自己心愛的人,造成不能磨滅的深刻傷害,是愛不夠還是愛不起”丹爾終醉倒在桌上:「允妍對不起……」

發表於 Posted on: 2017-05-15 17:44

lindachung620
帖數 Posts: 1768
回頂端 / Top
“北平,燕王府”朱能:「恭喜王爺,王爺成功借得朵顏三衛,我軍可說是如虎添翼。」張玉:「末將一向只知道燕王善戰,寧王善謀,王爺這回智取寧王,看來這句話應該改為,燕王善戰又善謀。」燕王:「這回之所以能夠借兵成功,道衍大師和凌軒實在功不可沒。」凌軒:「凌軒實在不敢邀功,這次明修棧道,暗渡陳倉,乃道衍大師獻計,凌軒只是負責執行而已。」道衍:「其實說到底,全賴王爺善於用人。」儀華急匆匆走出來:「王爺,你回來太好了。」儀華喜見:「楚楚妳也回來了?」小麗:「楚楚姑娘,妳知道嗎?先前王妃娘娘發覺妳離開王府後,非常擔心妳呢。」楚楚:「讓姐姐掛心實在怪我不好。」儀華:「不要緊,知道楚楚妳沒事,姐姐就放心了。對了,怎麼妳會跟王爺一塊兒回來呢?」燕王:「此事說來話長,讓本王慢慢再向妳言明一切。」

發表於 Posted on: 2017-05-15 17:49

lindachung620
帖數 Posts: 1768
回頂端 / Top
“楚楚房間”燕王帶著小盆栽:「楚楚,本王帶來小盆栽給妳,妳話該放在哪兒呢?放在這個窗台好嗎?」“楚楚一言不發走到燕王旁”燕王放下小盆栽:「楚楚,妳有什麼心事?妳可別告訴本王妳又想離開?」楚楚:「我實在想不出要留下來的理由。」燕王:「先前在前往大寧路上,本王驚聞千三慘死,傷心欲絕,妳尚且願為本王留下,如今好不容易回到北平,妳竟然要離開本王?」楚楚歉疚:「王妃待我如親妹,但我偏偏存心欺騙她,我實在沒有面目留下。」燕王:「此事本王已向儀華言明,她不僅不責怪妳,還更同情妳。」楚楚:「就是因為如此,我更無地自容,我根本不值得你們同情。王爺,你還是讓我走吧。」燕王:「妳若就此離去,妳如何向嚴進交代呢?」楚楚愕然:「王爺早就知道我是嚴進派來的?既然你早就知道一切,你為什麼還讓我待下來?難道你不怕我出賣你嗎?」燕王:「妳早就知道我們地下兵工廠的所在,但妳沒有向嚴進告密,而且本王與妳相處那麼久,妳多次有機會可以殺害本王,但妳並沒有下手,如果妳要出賣本王妳早就出賣了。」楚楚:「但你若留我在你身邊,難保有1日我會出賣你。」燕王:「妳不會,妳如今堅持要離去,正是因為妳不想出賣本王。」楚楚感動:「王爺真的如此相信我?」燕王:「本王以前就是因為對千三不太信任,而間接害死她,到今日本王還在後悔不已,本王發誓不再犯相同的錯誤,本王如今在意的是,妳我在一起的這一段日子,所經歷的一切事情,到底是真情還是假意?」“楚楚情深望著燕王”燕王:「就憑妳如今看着本王的這個眼神,本王絕不信妳對本王絕無半點真情?」“楚楚不禁淚滴在前”燕王:「但妳放心,本王不會強逼妳留下,只是有1件事,本王希望妳能替本王做。」燕王取起小盆栽:「這1盆小菊花是稀有品種,要3年才開花,如今戰事一觸即發,本王自問沒有時間照料它,本王希望楚楚妳能留下來,替本王好好照料它。」楚楚接過小盆栽:「好吧,我就為這盆小菊花多待3年。」

“京城,永陽大婚前1天,指揮使府邸,笑風在花園醉倒喃喃自語,被寄居在秘室的炎炎看到,便扶起他送回房間”

發表於 Posted on: 2017-05-15 17:50

lindachung620
帖數 Posts: 1768
回頂端 / Top
“笑風房間”炎炎把笑風送到床邊伺候:「你是王爺手上最重要的棋子,你怎可以為了兒女私情,妨礙重要任務?」笑風醉語:「我真的不想傷害我心愛的人,為了執行王爺的任務,我先後出賣了視我為知己的皇上,一再傷害我心愛的永陽,害死無辜的甕妃娘娘。」炎炎安撫:「我們實在太渺小,根本沒能力去扭轉命運,以王爺的雄才偉略,假以時日必成大業,只要你再忍耐,再忍耐一會,全心全意為王爺成就大業,到時他自然就會成全你和永陽公主。」笑風激動:「你知不知道?永陽公主明日就要下嫁李景隆。」炎炎:「我雖然不能阻止永陽公主成親,但是要保住永陽公主的清白,還有很多辦法。」

“都督府,景隆房間,永陽景隆的洞房花燭夜”景隆拿起杯子:「永陽公主,喝過這杯合巹酒,妳就是我的娘子。」永陽晦氣:「我們剛剛不是經已拜堂成親,本宮早已經是你們李家的媳婦。」景隆:「這倒是,我們先喝了這杯合巹酒吧。」“永陽不情願地跟滿心歡喜的景隆合巹交杯”景隆:「景隆能夠娶得永陽為妻,總算是天從人願。」“景隆捉著永陽的手,永陽本能閃開”永陽回神嘆氣:「其實本宮答應嫁入李家,就已經決定好好當李家的媳婦。」“景隆突感頭暈”永陽含羞:「如今你經已是我的相公。」“永陽望著昏頭轉向的景隆,景隆倒在桌上”永陽輕打景隆:「喂……李景隆……」

在外觀察的炎炎:「吃了我四火妹秘製蒙汗藥,看你還怎樣洞房花燭?倘若不是風哥哥反對,本姑娘手起刀落,你想不當太監也不行,這次算你走運。」“翌早,景隆親率80萬大軍與燕軍抗衡”

“北平,燕王府”張玉:「稟王爺,據探子回報,李景隆的80萬大軍,經已在北平城外,20里外的鄭村霸駐紮。」燕王:「當年韓信點兵才多多益善,就連漢高祖劉邦也只能將兵20萬,李景隆何德何能將兵80萬之多?」凌軒:「凌軒在京師的時候,曾經仔細觀察過李景隆,發現他只是1個紈褲子弟,絕無實戰經驗,如今竟然要他帶兵80萬,大大超乎他的能力。」道衍:「疾風知勁草,烈火見真金,王爺想方設法令皇上,以李景隆取代耿炳文,為的就是今日。」燕王:「物極必反,愈大信心的人,就愈難面對失敗,只要我們向李景隆施以迎頭痛擊,要打敗80萬大軍有何難?」張玉:「但是近日北平經常刮起風沙,恐怕對我軍有所影響。」凌軒:「凌軒反而認為,明軍來自南方,少見風沙,反而對我軍有利。」道衍:「因天之時,就地之勢,依人之利,則所向者無敵,看來道衍也要替王爺擇個良辰吉日,與明軍決一死戰了。」

發表於 Posted on: 2017-05-15 17:52

lindachung620
帖數 Posts: 1768
回頂端 / Top
“鄭村霸,景隆80萬明軍營地”巴賽向在營裡抹劍的景隆稟報:「我軍經已準備就緒,隨時可以向北平發動進攻。」景隆:「嗯。」士兵到來:「將軍,大事不妙。」景隆動怒:「什麼事這麼大驚小怪?」士兵:「報告將軍,燕軍正向我軍大舉進攻。」巴賽:「燕軍竟然有城不守,反而主動出擊?」景隆鎮定:「一定是朱棣恐怕久守必失,所以轉守為攻了,那更好,那就速戰速決,本將軍要他領教,我們80萬大軍的厲害。」

“20萬燕軍主動出擊,景隆親率80萬明軍與燕軍抗衡”忽然刮起風沙,巴賽等人驚愕:「都督大人,是大風沙。」“大風沙吹向80萬明軍,80萬大軍方寸大亂,還被逼在視野濛濛的情況下與蒙上面罩的20萬燕軍苦戰。燕軍主帥射下景隆大軍帥旗,80萬明軍更成驚弓之鳥”燕軍主帥:「李都督,別來無恙吧?」景隆怒火:「江凌軒你這個逆賊,上次看在永陽公主份上才放你一馬,你可別以為本都督真的奈何你不得。」“凌軒奔馳離去,景隆趕忙追逐”

“原來凌軒是故意引開景隆等人追捕,當追到樹林裡,景隆等人突然被炮擊,最後輕易被燕軍打得落花流水,繼而被收入燕王府大牢作俘虜”

“燕王府”凌軒:「回王爺,李景隆已被收入王府大牢之內。」燕王:「好,這次鄭村霸大捷,全賴凌軒懂得利用風沙致勝,實在居功至偉。」凌軒:「其實乃有賴道衍大師憑天象,選取了大風沙的日子與敵軍一戰。」道衍:「道衍千算萬算也算不到凌軒總管,竟然懂得射下敵軍帥旗,令敵軍士氣受損,繼而於樹林裡埋下火藥,大挫敵軍,活捉李景隆如此神勇。」燕王:「大師話得對,他日本王能成大業,一定不會忘記,凌軒於此戰役中所作出的貢獻。」張玉取着密函到來:「王爺,剛剛收到傲笑風飛鴿傳書。」燕王看過密函交給凌軒:「凌軒,你看。」“凌軒看完密函臉色突變”道衍:「凌軒,什麼事?何以面色如斯的難看?」凌軒茫然:「允妍將會下嫁吐蕃皇太子。」“眾人驚訝”道衍緊張:「此事大大不妙,明軍若與吐蕃結盟,對我軍將有深遠的影響。」燕王:「凌軒,你馬上到京師一趟。」

“皇宮,允妍寢室,允妍獨自1人在尋思,當看到放在梳妝台上的錦盒,不禁打開鎖頭”允妍取出錢袋:「對不起,這次到我寫絕情信了。」“允妍水汪汪的寫著寫著”允妍把絕情信寫好:「可以交給誰人交給他呢?孻姑姐?李景隆如今生死未卜,無謂打擾她吧。傲笑風?是的,他今日好像是休假似的。」

發表於 Posted on: 2017-05-15 17:53

lindachung620
帖數 Posts: 1768
回頂端 / Top
“指揮使府邸,花園,笑風在揮劍練武忘卻煩憂,允妍來到偷偷看見其中一式,便恍然大悟”笑風驚見允妍出現:「卑職參見允妍公主。」允妍激動:「你是四皇叔的人,原來你是四皇叔的死士。」笑風側視:「卑職不明白妳說什麼?」允妍:「疾風追影。」“笑風愕然”允妍:「傲笑風,是你故意挑撥皇兄與皇嫂,是你教唆皇兄棄用耿將軍改派李景隆,是你親手斷送孻姑姐的幸福。」笑風:「是,是我傲笑風對不起永陽。」允妍怒罵:「那我皇兄呢?你不但辜負孻姑姐對你的愛,還愧對皇兄對你的義。」笑風:「卑職不想欺騙永陽,更加不想出賣皇上,只是身不由己。」允妍:「好一句身不由己,傲笑風,本宮看在與你相識一場,你馬上離開京城,否則,休怪本宮無情,本宮不會再讓自己欺瞞皇兄。」“允妍轉身離去時,遇上持劍出現的炎炎攔截”炎炎持劍相向:「妳不能走。」允妍:「是妳?」炎炎:「料不到上次那刀刺妳不死,這次妳居然自動送上門。」笑風:「四火妹,別亂來。」炎炎:「風大哥,她知道我們和王爺的事,不可放她走。」允妍:「憑妳就可以阻止到本宮嗎?妳未免太低估了本宮吧。」炎炎:「要試過才知道,受死。」“炎炎處處進攻,允妍招招擋駕,放出花瓣暗器,炎炎被逼退後”允妍:「原來妳只得這麼多的本領罷了,到本宮了,小心一點嘛。」允妍攻其無備,技勝一籌,最後刀刃架頸:「怎樣啊?有什麼遺言?」炎炎:「王爺死士,從來都不怕死,要殺就殺。」允妍把劍扔下:「本宮不是四皇叔死士,從來不會殺人。」“突然,允妍乏力倒下,有人及時上前扶助允妍”允妍昏眩:「為什麼?妳居然暗算我……」“允妍暈倒在他懷中”笑風:「江兄?」炎炎:「凌軒?」

發表於 Posted on: 2017-05-15 17:54

lindachung620
帖數 Posts: 1768
回頂端 / Top
“密室,凌軒把允妍綁起來”允妍醒來怒吼:「為什麼?」允妍水汪汪望著凌軒:「何以要是你啊?」允妍激動大喝:「江凌軒。」允妍:「你們綁住本宮想怎樣?」炎炎:「我從沒有見過,有人讓人綁著還有這麼多的話說?妳再吵鬧信不信我毒啞妳?」允妍怒目:「要殺就殺。」炎炎:「好!我1刀殺掉妳。」凌軒緊張:「不要!不可!不行!」炎炎:「為什麼?」凌軒:「凌軒這次前來就是要帶允妍回北平。」炎炎:「你要帶她回燕王府?王爺可知道嗎?」允妍斜視:「若非得到四皇叔首肯,凌軒總管又豈敢擅自帶走本宮?到底凌軒總管心中,是怕丹爾會對四皇叔造成威脅?還是真不想本宮下嫁他人?」凌軒:「我……」允妍突然大叫:「啞!」“允妍再次昏倒”凌軒上前抱著允妍:「傲兄?」笑風:「如不打暈她,相信江兄10年也帶不到她回北平。」凌軒:「但……」笑風:「江兄放心,允妍公主回到北平自會甦醒過來。」炎炎餵允炆服下特製蒙汗藥:「你還是馬上帶她走吧,不然我會忍不著殺了她。」

發表於 Posted on: 2017-05-15 17:55

lindachung620
帖數 Posts: 1768
回頂端 / Top
“早朝”允炆大怒:「豈有此理!朕怎麼也料不到,李景隆出動80萬大軍,以多壓少,最終竟然一敗塗地。」笑風跪下:「皇上,卑職不知李都督竟然如此不濟,所薦非人,求皇上降罪。」允炆:「是朕用人不當,罪不在你,傲指揮使請起。」笑風:「謝主隆恩。」小泉子到來跪下:「啟稟皇上,允妍公主近身婢女,小昭有急事求見。」允炆:「快傳。」小昭進內跪地:「小昭參見皇上。」允炆:「小昭如斯急於在早朝內求見朕,到底所謂何事?」小昭慌亂:「小昭眾該萬死,求皇上恕罪。」允炆緊張:「不是允妍發生什麼事情吧?」小昭慌張:「回皇上,允妍公主不見了。」允炆驚慌:「吓!不見了?」子澄:「無緣無故,允妍公主怎會不見了?」允炆:「妳不是該貼身侍候允妍嗎?」小昭:「回皇上,昨日,允妍公主話想1個人靜一靜,命小昭等人不必侍候,怎知道到了旁晩時分,允妍公主還沒回寢宮,小昭等人便在宮裡四周尋找,找遍宮中每個角落,還是沒有允妍公主踪影。」齊泰:「微臣還以為允妍公主是一心為皇上好,料不到她居然……」笑風:「皇上,此事可能另有內情,卑職認識的允妍公主有情有義,絕不會無故離皇上而去。」小昭:「皇上明鑒,小昭很擔心,允妍公主自從上次……這晚之後經常不發一言坐在床上,連她最喜歡去的荷花池畔也絕跡,對任何事情都沒有反應,還連夜在做噩夢,求皇上要找回允妍公主,保她平安。」“允炆憂心忡忡”子澄:「婚期在即,允妍公主豈可以這般的任意妄為呢?」允炆安撫:「眾卿家,不管發生何事,允妍絕不會背棄朕,定是發生了什麼事情而已。傲指揮使。」笑風:「卑職在。」允炆:「傳朕口諭,命錦衣衛尋找允妍公主下落,確保其安全,刻不容緩。」笑風:「是,皇上。」

發表於 Posted on: 2017-05-15 17:57

lindachung620
帖數 Posts: 1768
回頂端 / Top
“北平,燕王府,允妍廂房”小麗奉上飯菜:「允妍公主,妳吃些東西,妳有9頓無進食過了,再這樣下去,妳會熬不住,萬一妳鳳體有損,王爺會責怪小麗。」“允妍默然不語”小麗擔憂:「允妍公主?」“燕王到來”小麗行禮:「王爺。」燕王:「妳退下。」小麗:「是,王爺。」燕王取起飯碗:「妳多頓沒有進食,四皇叔餵妳吃一點點。」“允妍側面”燕王:「乖。」“允妍發難把飯菜掃蕩在地上”燕王動怒:「妳發什麼公主脾氣?妳說說道理好嗎?」允妍激動:「是啊!我是不講道理的,最講道理的是你,當日是誰人不管怎樣也要允妍下嫁丹爾?今日又是誰人非要禁錮允妍不可,阻止允妍下嫁?」燕王:「本王軟禁妳是不想妳做傻事,況且如今兵荒馬亂,妳在外會很危險。」允妍大聲叫道:「你不造反便沒有危險嘛。」燕王:「四皇叔只是遵旨……」允妍激動:「清什麼君側,靖什麼國難,我什麼都不想再聽了,我什麼也不要再聽了。」燕王:「是皇上不顧叔侄親情在先,難道妳認為皇上胡亂削藩是對嗎?」允妍:「我不知道。」燕王:「儀華被皇上軟禁,因而流產……」允妍駁斥:「燕王妃之所以流產,不是因任何人以起,而是因你執意造反,真正害死你孩兒的人是你,是你啊!」“燕王失控掌摑允妍”允妍摸著臉怨恨望著燕王:「你打我?你打死我啦……」允妍激動得衝出房間:「我恨死你……」燕王抓緊:「站住……」允妍奮力反抗:「放開我……」燕王大喝:「妳是不是要四皇叔鍞住妳?」允妍怒叫:「你鍞啊!你鍞啦!我憎死你……」燕王意欲再摑允妍:「妳……」儀華及時到來制止:「王爺……」“燕王見到聲淚俱下的允妍停了下來”

發表於 Posted on: 2017-05-15 17:58

lindachung620
帖數 Posts: 1768
回頂端 / Top
儀華跟聲嘶力竭的允妍單獨傾談:「妳這樣又何苦呢?難道王爺脾性妳還不清楚嗎?」儀華撫摸允妍臉蛋:「妳從小到大,王爺對妳寵愛有加,從來都捨不得打妳,最多只是責罰妳,王爺剛才掌摑妳,他的心比妳的臉還痛。」“允妍滲進鼻水”儀華:「王爺一向把妳視如己出,這份情,難道妳可完全否定嗎?王爺把妳軟禁,不讓妳下嫁吐蕃皇太子,確是為了成大業,但若妳跟吐蕃皇太子是真心相愛,王爺即使遇到多大困難,也不會摧毀妳幸福,在王爺心中,妳有多珍貴,莫非妳感覺不到嗎?」允妍泣聲:「人非草木,誰孰無情,可是如今四皇叔的敵人是允妍的皇兄,難道允妍又能對皇兄無情嗎?妳可記得?妳曾對允妍講過,我可能也會為重要的人犧牲一切,允妍終於明白當時燕王妃的選擇了。」“儀華抹掉允妍淚痕”允妍捉着儀華的手:「燕王妃,我知道要妳放允妍離開王府是沒可能的,但妳可不可以讓允妍寫封家書給皇兄報平安。」允妍跪下:「允妍求求妳。」儀華扶起允妍:「只要允妍肯進食,別再傷害自己,儀華答應允妍會全力說服王爺。」允妍點頭:「謝燕王妃。」

“楚楚到來”允妍驚愕:「千三娘?」楚楚倒茶給允妍:「喝杯茶,是王爺叫我來開解妳。」允妍:「本宮以為千三娘只會斟酒,沒想過居然會斟茶的,莫非妳並非千三娘?」楚楚:「千三娘是我的姐姐,我是楚楚。」允妍:「楚楚?或許是吧,不管2人有多相似,都總會有不同的地方,既然四皇叔叫妳來陪我,不如我們大喝一場吧。」楚楚:「那又何苦呢?酒入愁腸愁更愁。」允妍:「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日愁來明日當。楚楚,妳可不可以陪我呀?」

允妍1杯1杯又1杯酒喝得爛醉如泥:「為何你要這樣對我?何以你要傷害我?何解要我……」楚楚疑惑:「吓?妳喝夠了,別再喝吧。」允妍:「妳別管我,妳任由我醉倒啦,我什麼也不想想,我不想想起他,也不想想著他,我很累,我很辛苦,嗚……」“允妍醉倒在桌上”楚楚搖著允妍:「允妍……」“燕王到來”

“零晨時分,允妍竟一絲不掛躺在床上”允妍大叫:「吖……」把伏在旁的燕王嚇醒:「允妍,幹什麼?傻女,做噩夢而已。」燕王把驚惶失色的允妍雍入懷中:「不用怕,四皇叔在這……」“允妍安然伏在燕王懷中睡著,再沒有做這個令她痛不欲生的噩夢,反而造了一幕幕讓他開懷大笑的甜夢”

發表於 Posted on: 2017-05-15 18:00

lindachung620
帖數 Posts: 1768
回頂端 / Top
“翌朝”允妍睡醒來驚見:「四皇叔?」燕王拿着參茶到來允妍床邊:「喝杯參茶。」“允妍拿著參茶發呆”燕王:「妳到底發生何事?」允妍:「我生你氣嘛。」燕王:「妳那句是真?那句是假?四皇叔倒可分辨出來,妳不想說,四皇叔也不會逼妳,妳好好留在燕王府休息吧。」允妍:「你究竟當楚楚是楚楚,還是千三娘的代替品?你可對千三娘情深似海,也能對楚楚至死不渝,別以為自己只當楚楚是千三,而遮蔽對楚楚的愛,到頭來傷害的人不僅是妳,還有真正的千三,和你身邊的楚楚。」燕王:「妳的弦外之音,四皇叔聽得很清楚,你是說……」允妍水汪汪:「四皇叔若然想允妍可安靜留在燕王府,請別在我面前提起他,也不要在他面前提起我,任由他以為我痛恨他吧。」燕王:「雖然允妍貴為公主,但允妍心裡有多愛他,四皇叔豈會不知呢?允妍亦絕對有着儀華的氣量。」允妍淚滴:「當我第1眼看到他們眼神的時候,允妍知道,在他心中除了我,也將會有她,他們是否開始了?我不介意他們有多好,或許我真有燕王妃的氣量,但我絕沒有她對四皇叔的忠貞……忠心,你可不可以讓我1人靜靜的留在燕王府?你幹你的大事,我管我自己的小事,事到如今,在我心中除了皇兄,誰也不記掛。」 】

發表於 Posted on: 2017-05-15 18:00

lindachung620
帖數 Posts: 1768
回頂端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