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vb.com

 
 
tvb.com
 

二次創作:洪武三十二~第39集

【 “早朝”允炆大發雷霆把奏摺扔下:「豈有此理!通州、薊州、遵化、密雲4地守將竟然不戰而降,於他們眼中還可有朕這個皇帝?」齊泰:「上述4地之守將多為燕王舊日部下,以致軍心不穩。」允炆怒火中燒:「混帳!軍心不穩又如何抗敵?齊泰,你作為兵部尚書,豈可犯下如此錯誤?」孝儒:「請皇上息怒,一時勝負不足以論成敗,重要的是,知道日後如何不再犯下同樣的錯誤,為下一場戰爭作好準備。」子澄:「依目前的形勢來看,燕軍下1個目標該是北面的懷來。」輝祖:「懷來守將宋忠擁有雄師3萬,絕對能夠牽制燕軍,只要長興侯大軍及時趕抵懷來,大破燕軍必定指日可待。」允炆:「但願如此。」齊泰:「啟稟皇上,微臣汲取這次教訓,日後一定會多加留意,但燕王舊部眾多,為避免重覆犯錯,微臣斗膽向皇上建議,可向吐蕃皇太子借兵。」孝儒:「吐蕃皇太子麾下的將領全都是驍勇善戰,首屈一指,最重要的是他們與燕王並沒有交情,這個方法皇上大可考慮。」子澄:「皇上,此提議不錯,可以買多個萬一。」輝祖:「防患於未然,微臣也認為多個防備作後盾,可穩定軍心。」允炆:「言之有理,方卿家麻煩你替朕草擬書函。」孝儒:「微臣遵旨。啟稟皇上,其實目前尚有一事,比起軍事失利更為重要。」“孝儒奉上燕王檄文”允炆看後更怒不可遏:「豈有此理!燕王竟以“清君側,靖國難”為名起兵,為他的惡行塗脂抹粉,實在太可惡。」孝儒:「手法雖然卑鄙,但不可不防,須知道很多不知就裡的人,大有可能信以為真,若燕王此舉能夠成功爭取到,很多老百姓的信任,以及其他藩王的支持,對皇上是大大不妙。」子澄:「所以,我們要盡快,斷絕一切藩王和燕王的聯繫。」允炆:「言之有理,朕立即下旨,限令一眾藩王即日回京以絕後患。還有,朕立即罷免燕王爵位,將朱棣的名字,即日從宗室《玉牒》之中刪除,朕要世人知道,從今以後世上再沒有朕這個四皇叔。」

發表於 Posted on: 2017-05-15 12:24

lindachung620
帖數 Posts: 1877
回頂端 / Top
“北平,城門,巴賽等人把甕妃靈柩與小麗送回”燕王親自迎接率領眾人跪下:「娘娘在世之時,棣兒未能報答養育之恩,娘娘如今仙去,亦未能即時入土為安,棣兒實在不孝。」儀華眼泛淚光:「王爺,節哀順變。」“燕王等人起來”道衍:「甕妃娘娘一生多災多難,希望能夠早登極樂,擺脫塵世間種種風風雨雨,得到安息。」燕王:「張玉、朱能,你們派人將甕妃娘娘靈柩送回王府安頓,等本王擇日設靈大殮,本王一定要給甕妃娘娘風光大葬,期間全城守孝,店鋪不得營業,所有的人得為甕妃娘娘念經誦佛,直到甕妃娘娘入土為安。」張玉朱能:「是,王爺。」燕王走到巴賽旁:「各位千里迢迢將甕妃娘娘靈柩送回北平,實在辛苦了,本王經已派人準備上好菜餚招待大家,大家若不介意,可以多待北平幾日,待甕妃娘娘安葬後方才離去。」巴賽:「請恕末將還有要事在身不便久留。」燕王:「既然如此,本王也不強留。張玉,好好送巴大人出去。」張玉:「是,王爺。巴大人,請。」

“炳文營地”巴賽回報:「末將查知,朱棣決定於明日為甕妃娘娘設靈大殮。」炳文:「皇上送還甕妃娘娘遺體,此舉果然高明。」巴賽:「朱棣還下令北平全城一同悼念,只要我軍把握這個時候發動進攻,必能殺他1個措手不及。」炳文:「嗯,我軍就整裝待發,好好利用這個機會,將燕軍殺個片甲不留。」

“燕王府,燕王替甕妃風光大葬,實際暗派將領突襲炳文等明軍”

“炳文營地”張玉朱能:「衝……」

“炳文帳篷”宋忠:「將軍,大事不妙,燕賊手下朱能、張玉左右突襲,我軍傷亡慘重。」巴賽:「將軍,我們如何是好?」炳文:「傳令下去,全軍撤退。」

發表於 Posted on: 2017-05-15 12:25

lindachung620
帖數 Posts: 1877
回頂端 / Top
“燕王府,儀華房間”儀華:「儀華差點不記得恭喜王爺旗開得勝,如今王府上下人人大讚王爺英明,還說只要有王爺在就什麼都不怕。」“燕王愁眉不展”儀華:「王爺,你有心事?」燕王:「這次能夠旗開得勝固然值得高興,但本王自知道,情況未必如大家所想的如此樂觀,耿炳文一向以善於防守見稱,當年追隨先皇與張士誠惡戰,曾經堅守城池長達十年之久,如果耿炳文要與本王打消耗戰的話,恐怕對我軍極其不利。」“儀華笑瞇瞇”燕王:「莫非儀華妳不擔心本王萬一戰敗,情況不堪設想?」儀華:「儀華追隨王爺多年,所以我知道假若王爺已知問題所在,必已想到解決辦法。」燕王笑臉:「哈……!果然知本王者莫若儀華,本王打算日內到大寧一行。」儀華:「王爺欲向寧王借兵?」燕王:「寧王手下的朵顏三衛驍勇善戰,若能將朵顏三衛收於旗下,本王有信心能在短期內大破真定。」儀華:「但寧王跟王爺素有嫌隙,儀華恐怕他未必輕易答應。」燕王:「無論要付出任何代價,朵顏三衛本王志在必得。」儀華:「王爺大可放心,儀華一定會好好照料王府,讓王爺沒有後顧之憂,安心辦事。」燕王捉著儀華的手:「單是1個儀華抵得上朵顏三衛,若上天能多賜本王1個儀華,本王就毋須向寧王借兵了。」儀華:「王爺未免太貪心了,上天不是已經賜了1個,比儀華好十倍的人給王爺嗎?」

“楚楚新房間”燕王出發前也不忘為楚楚準備:「以後妳就住在這裡,妳有任何不滿意的,可以吩咐下人給妳更換。」楚楚:「這個房間佈置得很雅緻,我很喜歡,但王爺為什麼要安排新房間給我呢?」燕王:「先前本王把房間,佈置成輕嫣翠柳千三房間一模一樣,是希望可以喚回妳的記憶,但如今本王終於明白,妳是妳,千三是千三,與其勉強找回記憶中的千三,倒不如接受眼前真實的楚楚,總之,以後妳就安心在這兒住下去吧。」楚楚:「如今正值多事之秋,還要王爺替我費心實在過意不去。」燕王:「對了,稍後本王要離開北平幾日,妳有事的話可以找儀華商量。」楚楚點頭:「嗯。」燕王:「妳先休息一下,本王還有事要辦。」“燕王離去”楚楚取出沾血晶石喃喃自語:「妳真的打算一直在燕王府住下去?」

“客棧,茶樓,燕王與凌軒正前往向寧王借兵的路上”凌軒:「王爺,船經已預備好,明日可以渡江。」燕王:「大寧方面打探得怎麼樣……」

發表於 Posted on: 2017-05-15 12:25

lindachung620
帖數 Posts: 1877
回頂端 / Top
“另邊”掌櫃:「不好意思,客滿了。」楚楚:「有勞。」燕王愕然:「楚楚?」

“河邊”燕王與楚楚單獨傾談:「楚楚,妳為什麼無緣無故要離開北平?」楚楚:「請王爺見諒,楚楚實在非走不可。」燕王憂心:「到底什麼事?妳說出來本王必能替妳解決。」楚楚:「我是楚楚,我不是姐姐。」燕王:「本王知道,本王不是答應過妳嗎?從此以後,不再理會妳是千三還是楚楚。」楚楚:「不!王爺你還是不明白,我是說自始至終我都是楚楚,我和姐姐是兩個人。」燕王:「兩個人?」楚楚:「王爺一直以來以為姐姐患上失心瘋,但其實全都是姐姐假裝出來的。」燕王:「如果妳不是千三,那妳背上怎麼會有飛鷹花繡?還有,妳怎麼會找到北平來?還有,妳手上又怎麼會有,本王親手送給千三的晶石?」楚楚:「姐姐為了掩人耳目,在我身上刺了一模一樣的花繡。」楚楚取出沾血晶石:「而這1塊晶石,是姐姐死去時帶在身上的唯一物件。」“燕王愕然”楚楚眼泛淚光:「這塊晶石,因染有姐姐的血而變成紅色。」燕王拿著晶石:「妳說千三死了?她怎麼死的?」楚楚淚汪汪:「當日姐姐打算跟隨王爺前來北平,預先安排我離開,不料被嚴進發現了,他利用我去威脅姐姐,供出你的藏身之處,姐姐為了保護王爺,結果被嚴進殺死。但姐姐臨死前,竟然發現王爺並非藏身貨箱內,姐姐的死,竟然變得毫無意義,毫無價值。」燕王流下眼淚激動得向大樹揮拳:「千三,是本王害死妳的,本王害死你,為什麼……」楚楚傷心阻止燕王:「王爺,別這樣……」楚楚從後抱緊燕王:「王爺,姐姐在天之靈也不想看到你這樣,姐姐犧牲自己就是為了救你,所以你更要好好活下去,千萬不要自殘身體。」燕王哭叫:「千三……」“楚楚安撫燕王,2人相擁而泣”

“客棧,楚楚把燕王送回休息”凌軒替燕王治理好傷勢,從房間走出來:「王爺的皮外傷,休息一兩日自會痊癒,凌軒已命人為楚楚姑娘預備好客房,凌軒能理解楚楚姑娘的心情,也希望楚楚姑娘能多待幾日,多陪伴王爺。」楚楚:「好,那我暫且留下。」凌軒:「凌軒先行謝過楚楚姑娘,也不妨礙楚楚姑娘休息,請。」楚楚:「有勞江總管。」

發表於 Posted on: 2017-05-15 12:27

lindachung620
帖數 Posts: 1877
回頂端 / Top
[ “楚楚進入房間,憶起與嚴進的一番話”

『 “渡頭”楚楚攜著包袱問船夫:「請問,今日可有船南下?」“船夫抬頭”楚楚驚見:「嚴進?」嚴進:「怎麼妳離開北平也不通知我一聲?妳忘了自己有任務在身嗎?」楚楚:「我又不是你的下屬,為什麼非要執行你的指令?」嚴進:「妳只是下不到手?那天在廟宇看到妳和燕王妃手牽手,情同姐妹,莫非想2女共事1夫?如果這件事情被妳姐姐知道,她有何感受?」楚楚:「你可別忘了你手上染滿姐姐的血,我知道我根本無法把你殺掉,但我更清楚,姐姐不會希望我找王爺報仇,從今以後我不會再想著報仇的事,我不想殺王爺,也不想殺你,我只希望,可以好好1個人生活下去。」“楚楚轉身離去”嚴進從後叫著:「妳姐姐的仇可以不報,但妳姐姐的屍骨妳不想取回嗎?」“楚楚停步”嚴進:「妳下不了手殺朱棣我不勉強妳,但妳要幫我做1件事,做到的話,我就把妳姐姐埋屍之處告訴妳。」楚楚回首:「你又要我替你做什麼事呢?」嚴進:「朱棣如今趕赴大寧,顯然是向寧王借兵,我要妳設法從中破壞,朱棣借兵不成自然會被逼放棄造反,到那時候妳要南下也好,跟朱棣一起也罷,我絕不加以阻撓,怎麼樣?」 』 ]

發表於 Posted on: 2017-05-15 12:27

lindachung620
帖數 Posts: 1877
回頂端 / Top
“大寧,畫舫,燕王等人在久候”凌軒動怒:「這1個寧王真是太過分,先前王爺進城已經諸多刁難,既要沒收兵器,又只准王爺帶幾名隨從,如今他要王爺等候多時還遲遲未見,實在太過分。」燕王從容:「本王很少見凌軒如此沉不住氣,不是為了寧王曾經陷害過允妍吧?本王和寧王素有齟齬,以前除了允妍假公主之事,還有晉王遇刺,先皇遺詔及淑妃娘娘之死,寧王被逼返回大寧,肯定對本王深懷怨懟,如今知道本王有求於他,他又豈會輕易放棄這個復仇機會?」凌軒:「寧王誣蔑允妍,刺殺晉王,盜取先皇遺詔,殺害淑妃娘娘,已經寫下招認書函交到王爺手中,其實王爺只要出示書函,何須大費周章?」燕王:「所謂先禮而後兵,先前本王親口答應過,只要他返回封地,不再興風作浪便前事不計,如今若出爾反爾,未免有失身分。」寧王終於到來:「四皇兄,很久不見,別來無恙吧?」燕王:「感謝十七皇弟關心。對了,不知十七皇弟和永如近況如何?」寧王:「拜四皇兄所賜,皇弟閒來無事,便與永如寄情於書畫,所以才一時忘形怠慢了四皇兄,請四皇兄恕罪。」燕王:「十七皇弟言重了,客套話不必多說,十七皇弟請坐。凌軒,侍酒。」凌軒:「是,王爺。」寧王:「且慢!今日難得與四皇兄敘舊,又豈能只有美酒?欠缺1位美人陪酒助興呢?」“寧王拍手命令,王靜把楚楚帶到,燕王愕然”寧王:「四皇兄還真的神通廣大,竟連輕嫣翠柳千三娘都能夠據為己有,幸好皇弟也總算消息靈通,不然豈不是冷落佳人。賜座。」王靜:「是,王爺。」寧王與楚楚燕王坐下:「吖!千三娘必是讓四皇兄寵壞了,竟然連斟酒如此簡單的本分也忘了。」燕王:「十七皇弟你誤會了,這位姑娘並非千三娘,而是千三娘的孿生妹妹楚楚姑娘。」寧王:「是嗎?哈……!果然真是有其姐必有其妹,如今看來楚楚姑娘真是人如其名,似乎比千三娘多1分楚楚可人,我見猶憐的風情,四皇兄真是艷福無邊,左右逢源,真是羨煞旁人,呵……」燕王:「閒話休提,本王這趟特意前來大寧,是有1件重要事情與十七皇弟商量。」寧王得意洋洋:「四皇兄,皇弟今日到來只想與四皇兄敘舊,一心只談風月,但四皇兄偏偏提及煩人的公事,這樣吧,四皇兄,若你真的有要事和皇弟商討,可以隨皇弟回寧王府再作詳談,但寧王府地方狹窄,遠遠不及北平的燕王府,只能招待四皇兄和楚楚姑娘,至於其餘人等恕難招呼。」“凌軒大為氣結”

發表於 Posted on: 2017-05-15 12:28

lindachung620
帖數 Posts: 1877
回頂端 / Top
“寧王府”寧王:「四皇兄要向皇弟借兵?若皇弟真的借出朵顏三衛,豈不是等同公然與皇上作對,皇弟何德何能與四皇兄一起造反?」燕王:「十七皇弟此言差矣!本王並非造反,如今朝中奸臣當道,本王只是遵照祖訓“清君側,靖國難”。」寧王:「“清君側,靖國難”?話得真是冠冕堂皇,可是說到底,四皇兄不又是想坐上大明皇帝寶座,只可惜四皇兄兵力與朝廷相差太遠,所以才來打我這位好皇弟麾下,朵顏三衛的主意,其實皇弟一早就有把柄在四皇兄手中,只要四皇兄一聲令下,皇弟又焉敢不從呢?」燕王:「十七皇弟大可放心,舊事重提非本王作風。」寧王:「哦!那倒是,如今四皇兄與皇上之間的關係,早已今非昔比,四皇兄又何必再枉作小人,對吧?」燕王:「你到底要什麼條件,才願意借出朵顏三衛你只管開聲。」寧王:「原先皇弟真的想過,要四皇兄將大明皇位拱手相讓,但四皇兄一手打下的江山,皇弟即使坐上去也坐不了多久,哈……!這樣吧,若四皇兄真的要借兵的話,皇弟只有1個要求,就是四皇兄要把楚楚姑娘送給本王。」“楚楚驚訝”燕王:「十七皇弟,你真會開玩笑。」寧王:「四皇兄,皇弟並非開玩笑,如果四皇兄把楚楚姑娘留下,四皇兄即可隨時帶走朵顏三衛。」寧王走到楚楚身旁:「沒辦法,皇弟見過楚楚姑娘後,才知道……」寧王撫摸楚楚臉頰:「什麼叫做女人香。」“楚楚被嚇至方寸大亂,本能反應摑了寧王一巴掌,驚慌躲在燕王後”寧王怒吼:「妳竟敢掌摑本王?」寧王拔劍:「本王要把妳這隻手斬下來。」燕王:「十七皇弟,區區小事何必斤斤計較呢?」寧王怒火:「四皇兄此言可是維護這個賤人?好,既然如此,本王也無話可說,但四皇兄也別妄想,從本王手上借得一兵一卒,除非四皇兄,親手把這個賤人的手斬下來。」“寧王把劍交給燕王,燕王望著全身顫抖的楚楚”燕王上前握著寧王的劍:「既然是本王的女人。」燕王怒目寧王:「本王必定會保她周全。」燕王把劍壓下:「儘管只是傷及1條頭髮,本王也絕不願意。」燕王把劍丟下:「既然十七皇弟有意刁難,借兵一事就此作罷。」燕王牽著驚惶失色的楚楚:「我們走。」

發表於 Posted on: 2017-05-15 12:28

lindachung620
帖數 Posts: 1877
回頂端 / Top
“府外”凌軒等到燕王與楚楚走出來:「參見王爺。」燕王:「一切順利吧?」凌軒點頭:「嗯。」寧王到來:「四皇兄,皇弟就送你到此。」燕王:「十七皇弟,你真的不借兵給本王嗎?」寧王:「四皇兄,皇弟自問沒有如此膽識,造反可要殺頭的,皇弟還想留著頂上頭顱一用。」燕王:「十七皇弟,沒想到你不敢造反,但卻膽敢違抗聖旨。」寧王:「四皇兄這話又是什麼意思呢?」“凌軒把聖旨奉給燕王”燕王把聖旨交給寧王:「你自己看看就知道。」“寧王細看聖旨”燕王:「皇上下旨,命所有藩王27日之內回京述職,如今27日之期已過,十七皇弟毫無動身之意,試問是否違抗聖旨?」寧王:「皇弟從來沒有接過這1道聖旨,根本是你們從中作梗。」凌軒:「寧王此言差矣!凌軒於城外發現欽差的屍首,並且在他身上發現聖旨,相信大寧城內有人圖謀不軌,殺死欽差大臣。」寧王:「你們分明存心栽贓嫁禍,本王自會向皇上稟明一切。」燕王:「本王進城後,與十七皇弟於畫舫把酒談歡,然後再到寧王府中作客,你我之間關係顯然非比尋常,你認為皇上會信你所言嗎?」寧王:「本王就押你這個反賊回京覆命,看看到時候皇上信誰吧?或許賭賭你的好侄女,會否還站在你一方?」寧王命令:「來人!將燕王拿下!」“寧王侍衛持劍指向燕王等人”楚楚驚慌:「王爺。」燕王:「毋須慌張。」燕王號令:「你們沒聽見嗎?還不將人拿下?」“寧王侍衛竟把劍駕在寧王頸上”寧王愕然:「你們幹什麼?」凌軒:「寧王先前不准我們帶兵器進城,所以我們準備了,一樣比兵器更厲害的武器,就是大明寶鈔。」寧王:「你們這些狗奴才竟然背信棄義,出賣本王?」燕王:「所謂上樑不正下樑歪,你自己也是1個反覆小人,試問如何要你手下對你誓死效忠?」突然,有人慌亂跑到來跪在寧王前面向燕王:「不要……」凌軒:「永如公主?」永如哀求:「求四皇兄開恩。」寧王:「你們別傷害永如,你到底想怎麼樣?」燕王:「你我畢竟兄弟一場,本王也不想將你置於死地,更加不想永如傷心,只要你願意交出朵顏三衛兵符,本王可以前事不計。」

發表於 Posted on: 2017-05-15 12:29

lindachung620
帖數 Posts: 1877
回頂端 / Top
“晚上,皇宮,隱蔽處,恩慧秘密相約允妍”允妍:「允妍向皇嫂請安,未知皇嫂為何要單獨秘密約見允妍呢?」齊泰到來:「其實這次相約允妍公主的人,是小人,齊泰參見允妍公主。」允妍:「齊大人要找本宮,何不直接相約,為何要驚動皇嫂啊?」恩慧:「皇嫂知道齊大人與允妍之間素有嫌隙,才代齊大人相約允妍前來。」齊泰:「小人自知以往經常對允妍公主出言頂撞,還請允妍公主恕罪。」允妍:「過去的事別再說吧,不如開門見山,這次是為了什麼需如斯的嚴重,要本宮1個人到來?」恩慧:「這次相約允妍前來,是有一事相求。」允妍:「皇嫂,有話不妨直說,何須要相求呢?」齊秦:「啟稟允妍公主,燕軍攻伐北平東面的通州、薊州、遵化、密雲等地,大明大部份地方的守將也是燕王舊部,往往都是不戰而降。」恩慧:「數日前,燕軍還突擊叔父軍營,傷亡慘重,叔父只有撤兵死守,如今戰事在燃,戰情嚴峻,大明江山岌岌可危,皇上有見及此,欲向吐蕃皇太子借兵,可是……」允妍:「可是丹爾要相見允妍?」齊泰:「丹爾皇太子希望允妍公主前往敘舊,才再作考慮。」允妍:「你們的意思,本宮很清楚,丹爾邀約動機,本宮也很明白,因而你們瞞着皇兄來找我?」恩慧:「皇嫂知道皇上寧願放棄任何事,也絕不會犧牲允妍終身幸福,但皇上正處於水深火熱之中。」齊泰跪下:「小人斗膽懇求允妍公主,只要允妍公主願意答應約會,小人性命任由允妍公主處置。」恩慧也跪地:「皇嫂求允妍救救皇上。」允妍扶起恩慧:「皇嫂,你們起來才說吧。齊大人,本宮從來不在乎你性命,本宮只在乎你主子,你主子是本宮唯一親哥哥,本宮絕不會袖手旁觀。皇嫂,明日早朝過後,允妍會親自向皇兄說清楚,允妍會前去應約。」恩慧:「皇嫂代大明感謝允妍。」齊泰:「謝允妍公主。」

發表於 Posted on: 2017-05-15 12:29

lindachung620
帖數 Posts: 1877
回頂端 / Top
“早朝”允炆得悉寧王借兵給燕王大為憤怒:「豈有此理!怪不得寧王遲遲不願回京,原來他早就跟朱棣勾結,還把朵顏三衛撥歸於朱棣旗下,朕真後悔當日削藩不從寧王開始。」齊泰:「如今朱棣兵力大增,恐怕會對皇上大大不利。」景隆:「這都怪耿將軍,雖云上次出師失利,但總不至於全軍退守真定,須知道久守必失,其實以耿將軍的兵力,絕對能夠跟燕軍周旋到底。」輝祖:「但朱棣向以善戰聞名,若與燕軍硬碰,恐怕對我軍更不利。」允炆:「唉!什麼意思?戰也不是,守也不是。」笑風:「卑職有一意見,但不知該不該說?」允炆:「傲指揮使有何意見儘管說出來,讓大家一起參詳。」笑風:「是,皇上。剛才李都督話得很對,久守必失,當年呂布何其神勇,但遭曹操大軍圍攻3月,最終亦告失守,其實我軍兵力何止倍數於燕軍,所以卑職認為我軍應主動出擊,向燕軍施壓。」輝祖:「可是,耿將軍善於守城,改為強攻恐怕未必適當。」笑風:「所以卑職提議由李都督擔此重任,人所共知,李都督乃大明開國功臣,李文忠大將軍之後,從小熟讀兵法,更肩負訓練新兵重任,卑職認為,皇上應該改派李都督領軍,與燕軍決一死戰。」子澄:「傲指揮使言之有理,臣認為此一重任可以交由李都督肩負。」輝祖:「可是李都督領軍經驗尚淺,遠遠不及朱棣老練,兩軍交戰,恐怕有所吃虧。」孝儒:「常言道,初生之犢不畏虎,重要的是李都督到底有沒有信心?」景隆:「皇上,臣絕對有信心能戰勝燕軍,捉拿朱棣,平息叛亂。」允炆:「好,既然李都督充滿信心,朕就撤回耿炳文兵權,改派李都督作為主帥,領兵痛擊燕軍。」景隆:「臣遵旨。皇上,臣有一不情之請,此行為保大明江山社稷,即使犧牲亦在所不辭,只是臣有一心事未了,臣只希望在趕赴沙場之前,能與永陽公主提早完婚,好讓臣可以安心前往沙場,和燕賊決一死戰。」“笑風大感錯愕”允炆:「李都督的請求合情合理,如今戰情告急,李都督愈快趕赴前線愈好,朕決定7日之內,為李都督與永陽公主舉行大婚。」景隆:「謝主隆恩。」“笑風心中憂傷不已”

發表於 Posted on: 2017-05-15 12:30

lindachung620
帖數 Posts: 1877
回頂端 / Top
“允炆寢宮,允妍懇求允炆批准自己與丹爾見面”允炆堅拒:「妳不必多說,雖然皇兄很想妳選擇吐蕃皇太子,但並不是為了他的兵力,而是他是真正對妳好的人,不過皇兄知道妳根本不想下嫁丹爾,那又何必應邀相見呢?」允妍跪下:「對不起,皇兄。」允炆扶起允妍:「有什麼事,你起來才講話吧。」允妍不肯起來:「當日魏鎮的幕後主使人,正是十七皇叔。」允炆震愕:「什麼?」允妍水汪汪:「都怪允妍不好,允妍不該心軟,當時永如姑姐哭求允妍放十七皇叔1條生路,允妍一時不忍……」允妍淚滴:「是允妍再三隱瞞皇兄鑄成大錯,允妍求皇兄讓我贖罪將功補過。」允妍聲淚俱下扯著允炆衣袖:「你讓我去吧,不管下嫁與否,允妍也心甘情願。」允炆望著淚流滿面的允妍:「妳此次真不會後悔?」允妍堅定眼神:「絕不後悔。」

“丹爾行館,允妍應邀與丹爾見面”卡夫:「皇太子,允妍公主駕到。」丹爾:「你們出去等候,本太子要跟允妍公主敘舊。」卡夫:「是,皇太子。」允妍:「小昭,你也出外等候本宮吧,本宮都有說話要與丹爾皇太子詳談。」小昭:「是,小昭告退。」“眾人離去”丹爾:「允妍公主,過來和丹爾一起品嘗糕點。」允妍愕然:「紅棗糕?原來什麼敏感,你是騙我嘛?」丹爾:「那妳又騙我話跟我成親。」允妍:「當日皇祖父駕崩,皇祖母殉死,允妍要守喪,才推翻婚事,請丹爾皇太子別誤會。」丹爾堅定望著允妍:「為什麼妳要欺騙我?」允妍迴避眼神:「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丹爾:「是嗎?為何不望着我?倘若當初妳是心甘情願答應婚事,一心一意想嫁給我,何以在妳重傷之時,只叫著江凌軒名字?」允妍:「廢話少說,你要如何才肯幫皇兄?」丹爾:「允妍公主冰雪聰明,沒有理由會不知道的。」允妍:「好!允妍會履行婚約,我也希望你能遵守承諾。」丹爾:「好呀,丹爾會考慮一下。」允妍緊張:「考慮?什麼意思?」丹爾:「丹爾擔心允妍公主不知會否再次出爾反爾?」允妍激動:「那你想怎樣呀?」丹爾:「先行洞房。」允妍愕然:「你……」允妍水汪汪:「原來你也是1個衰人,你當我是什麼?花姑娘嘛?」“允妍憤恨離去”丹爾:「妳儘管走,妳四皇叔勢如破竹,妳踏出這個房間,妳皇兄必死無疑。」“允妍停下腳步……允妍不得不回首……” 】

發表於 Posted on: 2017-05-15 12:31

lindachung620
帖數 Posts: 1877
回頂端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