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vb.com

 
 
tvb.com
 

我的世界是這樣(文:香如故)

2016年3月13日 星期日

我是抑鬱病患者,我的世界是這樣(文:香如故) (13:56)

(明報製圖)
圖1之1 - (明報製圖)

我是個中度抑鬱病患者,現在仍是,自診斷以來今天大概是第218天。我開始會笑,我在康復中。在這218天內,我見過一位社工,一位心理學教授,一位大學心理輔導員,一位心理催眠治療師。在這218天內,我離家出走過,也把自己困在家裡過,嘗試過衝出馬路,嘗試過走上天台,找尋過很多自殺方法。顯然地,我沒有自殺到。

但不是每個人都這麼「幸運」。半年內19宗(編按:去年9月起新學年至今21宗)學生自殺案,最近網路上流傳了很多評論這件事的文章,我想以一個正在遭受抑鬱病困擾的角度談談面對這件事時的感受。網路上流傳的都是,正常人對我們的看法,正常人覺得的我們的看法,康復者的看法,但究竟想自殺的人到底在想什麼?尤其是在現在自殺風氣瀰漫的情況下。這些是我在坐車時悠閒時寫下零零碎碎的片段,前後未必貫通。

煩是煩,不開心是不開心,長期不開心是長期不開心,他們是截然不同的。你在街上與陌生人吵架了,那是煩,不是不開心;你認真學習的一科F了,那是不開心,不是長期不開心。每天你起床後任何事都沒發生,你就已經是不開心的,對任何事情失去興趣,睡不到,吃不下,持續了一段日子,這就是長期不開心。通常是太多事情一件又一件壓抑他們造成的。19個生命,未必是純粹因為學業而自殺的,可能他們同時面對著家庭、學業、友情的問題。自殺前是有導火線的,我認真去找自殺方法前,就是因為和朋友吵架,他們說了踩我底線的說話令我真的對人生沒期盼,當然根本原因是我在愛情友情家庭學業事業健康所有大範疇都面臨問題而致的。

我想自殺的時候心裡面只有一個想法:
為什麼憑什麼我要對你們負責?
如果我對你們負責,那誰對我負責?

我曾找尋過很多自殺的方法,但連普羅大眾認為最不痛的服用安眠藥都很痛──服用幾百片安眠藥後在睡夢中掙扎動彈不得,因為身體對藥物的排斥產生許多副作用,你的所有器官都在焚燒在痛,就這樣持續幾小時,然而這麼疼痛過後安眠藥而死的「成功」例子是少之又少的。

發表於 Posted on: 2018-08-20 7:58

fattyychan
帖數 Posts: 80
回頂端 / Top
即使知道外面的世界很美好,我還未享受過貴族奢侈的紙醉金迷,我還未欣賞過清幽靜謐的質樸無華,可是這緊要嗎?我已經對所有事物無興趣了,每天起床後,就是賴在床上,連Facebook也不想去翻,直至受不了了想起床了才去找東西吃,洗澡,每日就是這樣。在床上攤著,思索著很多東西,哭泣,想死。「人固有一死」,真的有「既然都是死,為什麼不早點死。有區別嗎」的想法。

當不開心像毒藥一樣蔓延在你身體每滴血液,你連要去找事情分散注意力分散不開心的動力都沒有。不要和我說我已經很幸福了,我知道啊,我生活在香港這樣的大城市,我有得吃有得住我比埃塞俄比亞的孩子幸福多了。可是,這樣想,有令我開心嗎?

在我最想自殺的時候,有位朋友Whatsapp了撒瑪利亞防止自殺會的電話給我,說實話,那刻如果不是他提醒我,我都想不起有這個機構,有這個機構可以幫助我,我按下了電話,從天台走了下來。

為何經歷這樣平常的事就會不開心到這個地步。每個人的承受能力不同,每個人的性格不同,「子非魚,安知魚之樂?」最重要的是你不是他,你不知道他有多痛,為什麼要質疑是他的睡眠問題?為什麼要質疑是他的抗壓程度?

發表於 Posted on: 2018-08-20 7:59

fattyychan
帖數 Posts: 80
回頂端 / Top
我抑鬱病的Stage大概是,很不開心——持續不開心——持續不開心很久很久——尋求幫助——有意識知道自己要好起來,我不知道我會需要多少時間可以好,也不知道中間會不會再復發。專家指出80%的病患由深夜一至七往往是他們最關鍵性的觸界點。

順便附帶一個電話號碼,23192688,你知道這是什麼電話號碼的。
文:香如故
防止自殺求助熱線
機構:電話
生命熱線:238200000
撒瑪利亞防止自殺會:2389 2222
社會福利署:2343 2255

香港輔導及心理學會:WhatsApp熱線6218 1084 (提供英語及粵語專業輔導服務)

Posted by 明報即時新聞 on Friday, 11 March 2016
相關字詞﹕文摘 編輯推介

上 / 下一篇新聞
【逝世廿周年】懷念K:像她這樣的影迷——追憶奇斯洛夫斯基 (文:日光) (15:48)
【逝世廿周年】懷念K:像她這樣的影迷——追憶奇斯洛夫斯基 (文:日光) (15:48)
【現實離奇勝電影】內地影視亂象:創作百般審查 發行放任自流 (文:高健) (19:07)
丁權背後的三方博弈(文:陳立諾) (16:36)
對有情緒病的青年學生進一言 (文:吳康民) (15:39)
Whatsapp上的悄悄話,有否被監控? (文:國際特赦組織香港分會) (14:56)
全國兩會彰顯「中國式民主」 值得香港關注 (文:屠海鳴) (18:20)
【晚景淒涼】手推車與不幸我城(文:張文光) (17:55)
【紀錄青春】《未竟之路》:有個狀態叫年輕 有種精英叫廢青 (文:鍾嘉瑩) (15:31)
《夢之花嫁》 從青春電幻到婚姻大夢(文:皮亞) (18:08)
曾俊華的「中國機會」論又露出馬腳了 (文:劉小麗) (18:30)
代際研究與學生自殺 (文:珊揚) (18:23)
安裕周記﹕問誰領風騷(文:安裕) (16:10)
相關新聞

對有情緒病的青年學生進一言 (文:吳康民)
給關注自殺問題的你 (文:凌悅雯、麥穎思)
學生自殺不是個別問題,是制度與價值問題(文:葉漢浩)
這都市已吃夠血腥(文:莫哲暐)
【學生自殺】致人生:我就係要贏,你吹咩 (文:山地媽)
【學生自殺】避風港何在? (文:夏水)
曾徘徊於自殺關口者的讀白 (文:周佩波)
生命及不上生涯(文:張秀賢@進步教師同盟)

發表於 Posted on: 2018-08-20 8:33

fattyychan
帖數 Posts: 80
回頂端 / Top
鄭重聲明:
文章屬作者個人感受。在平靜和未受束縛下發出。感謝有你/妳的陪伴,因你/妳的出色使論壇滿室生輝。


不求深夜撒便,只求一宿兩餐安穩渡過。

發表於 Posted on: 2018-08-20 8:36

fattyychan
帖數 Posts: 80
回頂端 / Top